梦想很近,可我们正老去【京师学人.22期】

梦想很近,可我们正老去【京师学人.22期】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战地记者。

到处旅行,走走停停。

先养活自己,再创业,为祖国文化产业发展做贡献。

成为中国摇滚乐新教父。

自己作词作曲开个人演唱会…

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走很多路,经历很多事,遇到许多人,找个阿涩那样的人一起环游世界,在行走中寻找生命的意义。


找一个人,偏居一隅。积蓄不多,管饱就行。岁月静好,随日光老去。


我的梦想……不想说出来,慢慢实践就好。

做永远的意义追求者。

小时候有梦想,越大越觉得没梦想…梦想和现实差距很大…对世事了解越多,梦想越小。

梦想在什么地方,是那么令人向往...梦想这个东西,只能藏在心里,如果用别的方式表达出来,总让人感到虚伪无味,至于我的,简单来说,就是对“这个世界会好吗”答案的不断寻找,永远在路上......






   短片《老男孩》的最后,荧幕上打出一行字“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更显珍贵”,让无数被这个故事打动的人更加慨然。平凡的人呵,即使融进人群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影子,灵魂也会因为有梦而高贵。歌里唱着: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不爱拉萨的繁华,只爱唐古拉山的经幡


                                                ——青藏公路骑行记
                                         


                                                      本报记者:元英 金秋

     17天,

     2000公里,

     骑自行车从西宁到拉萨。

     途中在可可西里见到过落单的野狼,在长江源被藏獒追赶,在藏北荒原展臂两三米的老鹰带着侵略的气息将前方笼罩在阴霾之中……至今惊魂未定……

     当快接近唐古拉山山顶时,因为高原反应而头晕目眩,同行的伙伴已在山顶等待,山顶上那飘扬的经幡印着古老的咒语,仿佛在为这远方来的勇士祈祷。这一刻,如同朝圣者一般,心中只有那圣洁的雪山,想要飞入她的怀抱,亲吻她幻化的羽翼。

     终于,到了。

     却很快地平静了。以为会大哭、大笑,然而实现梦想的空虚感却将一切冲淡,让他茫然,他只是淡淡地告诉自己,“我做到了”……

     选择的自行车是一辆二手的motache,还有最精简的装备,带了少量的现金,和同伴约定好在西宁汇合,就这样出发了。这一次是真正地放逐自己,把自己“丢弃”在中国最壮美的山川中:青海湖,可可西里,昆仑山,长江源,唐古拉山,雅鲁藏布江……江湖洗净了身上的尘土,沙漠掩埋了心中的孤寂,最后带来一个最纯粹的人,才敢去触碰雪山脚下的润土。


    在青海湖边,大片的油菜花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在眼底里散开;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孤寂与苍茫来袭,就这样忘情地歌舞,直到黄昏;在青藏铁路旁,和同伴们一起对着呼啸而过的青藏线上的列车大喊:“我们要去拉萨!”,或许回声会提前到达……无忧无虑的时光,没心没肺的自由……



      其实也有过挣扎与犹豫,因为太危险,家人最初也极力反对。“我本来不想带手机,希望体会完全放逐的感觉,但是爸妈不同意,于是我每到一个目的地就会给他们发信息‘已到***,平安’,但他们不会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样的危险”。和同伴一起的好处就是相互能有个照应,但是几十天下来,你身边一直围绕着同一个人,总会有点腻。牛伯文和同伴之间也有过两次矛盾,但很快化解了,拥有同样伟大的梦想的人当然不会小肚鸡肠。

     还有恐惧与危险的,其实也不像旁人想象的那么伟大,“旅途中百分之九十五的时间都在想着放弃,但真要做那个决定却又是那么的难”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一座座的里程碑仿佛人生中一个又一个的证书,不同的是,从来没觉得它们是如此有意义。

     牛伯文为我们讲述了他旅途中的惊险与传奇:

     “7月25日,由于24日骑了172公里,十分疲惫,当骑到一半时,就发生了事故。我车的前轮碰到了前行的车的后轮,于是我失去了平衡,整个人从车上摔下来滚到了路中央,庆幸的是此时没有车路过,但是我的腰却受伤了。而26日,我们面临的是270公里,穿越都兰沙漠赶到格尔木”。也许很多人像我一样对270公里没有一个形象的概念,这相当于一般人三天要赶的路程,但是他们决定要在一天内完成,计划在26日晚上九点到达格尔木。

      因为受伤了,所以他们停下来休息,那是在都兰沙漠,也是在这里,他目睹了此生最美的风景。在一个小山头上,日落不久,就有一轮浩瀚的明月缓缓升起,惨白的月亮仿佛触手可及,但它雄壮的声势却又让人不敢侵犯。它就如一首史诗一般,伴着都兰沙漠飞沙走石的哭诉在天宇间回荡开来。




    《不去会死》的作者说,一个人的一生总有一处风景只属于你,你也许还未发现,但它却一直在等你。牛伯文说,都兰沙漠的明月也许就是一直在等待他的那一处风景。清冷的月光终结了漫无边际的荒凉,26日,他们就要去格尔木了。

     “7月26日,我们早上8点就出发了,一路状况不断,我身上有伤,车子碟刹又有问题,遇到很大阻力,而且路面状况也不好,很多坡面。事实证明我们没有把情况估计到位,晚上9点根本到不了格尔木,这一路上十分艰难,一路上也都有货车经过,本可以让司机载我们到格尔木去,就可以结束这段痛苦而漫长的路途,但是我和同伴都认为如果中途乘车,这趟旅行就算是失败了,于是我和他都卯着劲,他没喊停,我也没说放弃,我们骑了22个小时,终于在27日凌晨5点,到达了格尔木。 这是我此生最艰苦的时刻,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天,一直处于崩溃边缘。熬过了,成长了。”

    “7月29日是我22岁的生日,我和邱宁(同伴)在格尔木的一个小旅馆,买了一个小蛋糕,就这样过了。”

    “(记者)不会觉得寂寞吗?”


      “不会啊,感觉很好。”

     这一路上有太多的冒险、痛苦与喜悦,风吹雨淋早已不算什么,在穿越沙漠时,几乎每天都能见到沙尘暴与龙卷风。牛伯文说,“骑行就是年轻人做的事,经历一次骑行,你的收获远比你想象的多”。我想经历过这些的人,内心一定会变得无比强大,无论愉悦抑或痛楚,都能平等对待。




     本来原计划把拉萨作为终点,但是到唐古拉山脚下时,和同伴毅然决定把唐古拉山山顶定为目的地。因为从唐古拉山到拉萨的路段相对比较轻松,而唐古拉山海拔是最高的,也是最具有挑战性的,是骑行的最困难路段,这样更富有意义。

     而当真正到达唐古拉山山顶时,却有一种“梦想在实现那一刻失去”的感慨。几十天来拼命仰望的圣洁灵土终于被踩在脚下,内心却是空荡……“因为海拔太高,我们不敢多待,很快就下山了,在下山的时候,我才真正地放开了,不时高歌”……

    也许是被震撼了,也许是伤感了,也许是这次旅行终于没有遗憾地完成了。

   
     “受创伤 纵平凡一生求难忘一次 豪情还幼稚任这世间 谩骂是疯子而全盘赌注得失有天知”


       在路上,他们一路高歌这首《一生豪情一次》,让青春在国道上肆无忌惮地飞驰。





           

    一只特例独行的“×××”



本报记者:金秋


      短发,黑框,皮衣,仔裤,一身休闲打扮,看似很平凡,其实很小众,喜欢音乐和摄影,热爱做记者并活跃在各种NGO中……她就是我们的主人翁刘虹桥,然而这并非人们熟知的名字,更多人所知道的可能是一个叫乂爻或者叫查小姐的ID。


    NGO是非政府组织的缩写,是公民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非政府组织在政府与企业之外,调解着社会方方面面的问题。“非政府”甚至成为民间力量的代名词,与公民社会和民主实践相关联。09年5月起,刘虹桥开始了她的“非政府”行动。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不停奔忙,参与或组织多家NGO的项目行动,在大半个中国留下她支教、调研、拍摄的足迹。


    很多人不理解这样做有何意义,也许生性偏爱流浪,也只有当走出去之后,才能发现一个更深刻的世界,成全一个更美好的自己。


    2010年9月,江西宜黄县的自 焚事件刺痛了我们的心,刘虹桥成为第一个到达自 焚现场报道的记者,以暗访的方式潜入宜黄,发回大量一手信息和现场照片,几篇稿子沉重地粉碎了宜黄县政府关于自 焚事件的谎言。


   一位参与宜黄报道的老记者的采访手记中,几笔带过她的经历:


    “自从9月10日自 焚事件发生后,钟家兄妹就成了监控对象,他们家三层的小楼也成了禁区。我的同事刘虹桥,在9月12日进楼没几分钟,就被发现,后乘钟家亲戚的摩托,避于郊外草丛中,才躲过两个壮汉的追击。”


    即便是这样几句轻描淡写,也看的人心慌。


     宜黄报道为刘虹桥的记者生涯开了个好头。由于在宜黄事件上的微博直播,“查小姐”开始为新闻圈所知。作为初入新闻圈的新鲜人,她还在艾滋报道、反同性恋歧视、弱势群体权益、气候变化问题上保持着关注。


    “这个社会还远不够公正”,刘说。大学三年里略带传奇的经历使得她有着比同龄人略带厚重的阅历和思考。藏区扶贫、甘南支教、玉树震后报道、汶川灾后重建、妇女维权等经历给她看待世界的多维视角,在黑暗中追寻光明,而非绝望。


     她也爱音乐,做过乐队经纪人;爱电影,和朋友拍短片,帮NGO拍宣传片;爱摄影,冷峻干净的纪实风格也得到奖项的肯定。


   摄影对她来说是多种表达方式中的一种,她吝惜快门如同吝惜她的感动。朋友评价她的照片是“切片的小说”,都灌输着她内心的情感。


    不矫情,不虚伪,这也是她的原则,“好照片自己会说话,不用言语追捧”。


     她的摄影作品被大量用作农村扶贫和教育项目的宣传之中,她很满意这样的“匿名出镜”。就像她自己说的,如果她的照片能让更多人看到被忽略的真实,也就足矣。
现在,刘虹桥在财新传媒实习,远离喧闹的“南方系”和“凤凰系”,一个字一个字地码出新闻专业理想。


     对于生活,她也有些浪漫地设计:“希望用一年时间背着相机到世界各地去游学,拍拍照,写点东西。这也是很多人对生活的梦想吧?”


    “经历了太多苦难,没法再忍受那些不痛不痒的东西”,有这样的一群人,明知前面是悬崖,也要跳下去看看是深渊还是浅滩。刘虹桥的特立独行之处就在于:就算这个社会带给她巨大的阵痛,也不后悔经历过,因为不愿平凡而毫无贡献地活着。


   




[ 本帖最后由 京师学人报 于 2011-4-10 11:01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哎,现在搞成了,梦想神马的,都是浮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三滴 蛋蛋币 +2 很多人是还没去试试看就直接让梦想浮云了呢 ... 2011-1-20 22:56

TOP

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三滴 蛋蛋币 +2 2011-1-20 22:57
张老师在做梦,可能梦一年,可能很多年。。。

爱美食、爱悲剧、爱生活、

过好每一天

TOP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每每看到这句话 就慨然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三滴 蛋蛋币 +2 慨然啊 2011-1-20 22:59

TOP

梦想。梦想。梦想。
这个词真是又明媚又疼痛啊....
我们正在老去的话
能不能伸出手来够一够它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三滴 蛋蛋币 +2 至少要试着伸下手吧 2011-1-20 23:00
给我大北卡打个小广告 --> 欢迎大家来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TOP

顶个3x~

TOP

我的梦想是什么呢  哎

TOP

乂爻  三叉   师姐 。。

  极端  强悍 。。。

TOP

膜拜!支持京师学人~

TOP

这个 报道  看 感慨了。。。  

看了 3遍  然后 叹息  , 刺激 到 我 了。。

TOP

Mano  小弟伤感了呀

[ 本帖最后由 京师学人报 于 2011-1-19 20:12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梦想,猛想。。。

TOP

浪漫的梦想。。。


其实我是来试试签名档的。。。

TOP

唔  哈哈  楼上  咱的签名是一样滴

TOP

是啊ls。。。好巧好巧=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