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完整版)

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完整版)

Htlion,光华金融03级硕士,毕业以后将进入HSBC工作。本文原发于光华人论坛,(www.gsmer.net)转载请注明出处。


把论文初稿上交导师的时候,忽然惊觉:在光华的两年已经走近尾声了。这两年,无疑会在我自己的生命中会刻下特别的记号,这个记号算不上多么绚烂耀眼,却很让我回味。

在这里,我留下了青春尾声的无知无畏,也有面对挫折的百转千折,还曾经以为听到了爱情的绝唱,更加结交了一些一辈子的朋友,要不写点东西来纪念一下,似乎有点对不起自己当年“文学青年”的称谓。

然而,又不知从何说起。没有老T那么传奇的经历和辉煌的结局,也不善于对学弟学妹谆谆教导,深恐写出来的东西会对大家是一个误导。于是便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然终觉凡人经历或也有其动人处,便不惮浅薄粗陋,决意记录一二,与各位共享。需说明的是,这不是一个求职经历,不是经验之谈,不是要炫耀,要显摆,而只是记录下一个从湘江旁,麓山下走入光华的少年两年时光一闪所映照出的记忆。

之所以把少年心事当拿云作为题目,是因为很喜欢这句话。虽然早已经不是少年,心事从未堕拿云之志。与众共勉。是为序。
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二)

--------------------------------------------------------------------------------

你让我忘记,我却只看你的眼睛

这一段是关于青春无敌的记忆。年轻的时候你再瞻前顾后,那么以后你也不会果断决行了。我记得在光华人成立宣言中,我说过,年轻人的血液温度要比其他人高0.8度,千万别辜负了你这0.8度。

我就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爱恨分明,敢于冒险,敢于咽下失败甚至是错误的人。于是,我放弃了保送武汉大学法律系的机会,很有点自以为悲壮地走向了跨专业考金融的艰辛之路。当然,这些考研经历在这里就不再赘叙,总之,经过考研之后,我认为将来再也不会有让我绝望的事情。

在我一个师弟向我叙说他在找Summer Intern时候遇到的挫折的时候,我只是告诉他:“这才是一个开始,等着被更多的公司拒吧。”其实,找工作和爱情也有几分类似,讲究的是一个Match的问题,不要因为一两次失败就怀疑自己的能力和追求的权利。当然,爱情不能如同求职一样全面撒网的。:)

跌跌撞撞地进入了光华,于是感觉功德圆满,出人头地了。在老T忙着在博时卖基金的时候,我很惬意地在广东玩了个遍。主要是根本没有那个心思,没有那根弦。这是一个教训,刚考上的师弟师妹如果想进入好的公司工作,尽早准备找实习是有必要的。不过,要问我是不是很悔恨,我会说不。那是在我当初的信息集和预算约束下所作出的最优选择,我绝对不会因为后来的信息集合更新和预算约束变更而对之前的选择做出怀疑。换言之,我的偏好是有延续性的,变的只是外部的环境。用法律术语来说,法律不溯及既往:)我觉得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不轻言后悔,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素质。哪怕是嘴硬,也硬得很让人尊敬。

开学了,进入光华了,照样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大家忙着聚会,吃饭,喝酒。日子过得悠闲而自在。那是一个美丽的让人麻醉的秋天,这也是我在光华的一个黄金岁月,即便以后闲在宿舍发呆,也在没有那么轻松的心境。在求职期间,甚至连作梦都会想到怎么面试,怎么写感谢信,想起来也甚觉凄凉。此乃后话,按下不表。

这一段岁月留给我的回忆是温暖的,想起来总会心情总会很飘忽,这样的日子过去了,还会回来么?我也不知道。忆当初,和小宝,胖子,老T,D哥,M哥,小C以“三宝四帅”横行江湖,也在03金融留下一段佳话;想当年,与众人一起谋划小宝和YZ的爱情大计,是如何的众志成城;K哥当初豪言“喝到死”之时,有幸躬逢其盛,如今每每念起仍血气沸腾;K哥和XD哥比拼酒力,角逐班级“酒神”称号。此两大顶尖高手的巅峰对决,直叫日月失色,天地动容。经此一战,两人名动江湖,逐渐成为一个不朽的传奇。。。

会有不务正业的感觉吧?说对了,就是不务正业。在光华,在充满状元和牛人的地方,在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投行、咨询、国际大企业的时候,说这些有意思么?没有,的确没有。但是,我仍然很怀念这段岁月。我交到了很多知心的朋友,大家生活得很快乐。这是最重要的。金融业,说到底就是一个People Business,最终比拼的是你的个人人格魅力,你的朋友圈子,你的Personal Network。厉老爷子有言:同学是一辈子最大的财富。无论是从感情的角度还是世俗的角度,余深以为然。毛主席说过,人是世间最可宝贵的。诚不我欺也。

所以真诚地奉劝师弟师妹们,不管你们是怎么了不起的牛人,抑或者你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微不足道,都好好地珍惜你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吧,用一颗珍惜和感恩的心去面对,最后你会觉得你是最有收获的人。不要犯目光短浅的错误,人生是一个长期的博弈;不要只看着所谓的光环,见到所谓的牛人便趋之若鹜;不要太功利,尽管商学院里面弥漫着功利的气氛,但至少在交朋友方面你可以暂时和Money或者Offer说再见。

在光华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便是自以为看到了爱情的背影。虽然后来证明只是一种幻觉,但是我还是觉得是一个值得记忆的事情。至少证明了我还有爱上一个人的能力,很不容易的,见了太多“爱情虚无论”的沧桑者:)甚至于我在已经死去的YTHT上写的《我的北大单恋日记》有一次还上了十大:)当然,女主角现在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也很真诚地祝福她:)这又让我想起前一段有大一大二的师弟师妹来问我所谓的投行国际大企业Intern和Fulltime的面试,我觉得惊异之余也有点啼笑皆非。投行,挣大钱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么?大得让刚进入大学应该尽情挥洒青春的小孩也开始忘记这个年龄应该享受的美好?所以我对那些人说:“好好的Enjoy你在北大的生活,找自己喜欢的人去未名湖逛逛吧。奋发有为是好事,但是太目标化了就不好了。”生活到底是什么?是一味不停地往前奔跑?还是从容地享受奔跑的乐趣和路上的风景?永远争论不清的话题,不说也罢。

就这样很自得地过完了第一个学期,印象中北大的冬天也没得让人心发颤。记得2003年的第一场雪,大讲堂在播放《滚滚红尘》,我们班几乎去了半个班。散场的时候面对不期而至的大雪,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一瞬间的感觉让我记忆至今:)

虽然夹杂着期末考试的恐怖,混合着课程密集的压力,第一个学期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完美的童话。真的很崇拜老T,那个时候他就开始摆弄实习,投行面试这些高深的东东了,这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所以,老T虽然是自己兄弟,坦白地讲,我基本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在折腾什么。他也在置疑我把时间花在追女孩身上是否有意义。最后当然没有结论,求同存异么:)虽然历史后来证明我是徒劳无功,但假若不让我知道结果,让我再作一次选择的话,我肯定会做相同的事情。呵呵,个人的性格就是有点倔强。总是有人在我耳边说,不行,你不能做这个,你不能做那个。但是,我偏偏想去试试,想去争取。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的:)所以才有了标题,也是我一个哥们写的一句顺口溜:你让我忘记,我却只看你的眼睛。

※本文属于 htlion 和 本站 共同所有,转载请注明※
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三)

--------------------------------------------------------------------------------

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大话中有一句:可惜快乐总是短暂的,换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痛苦。虽然没有那么严重,等到第二学期,开始嗅到硝烟的味道。毕竟,人总是要吃饭的,要吃饭总要把自己卖出去的。要卖个好价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于是便开始在各门课程中疲于奔命,开始着手准备写人生的第一份英文简历;开始去网上搜索Morgan Stanley,Goldman Sachs;开始倾听老T布道,讲投行是如何的激动人心,开始幻想是不是也有机会过上这种Fabulous But Single的生活(据说投行里很多都是单身贵族)。寻思着反正不想Single都已经是Single了,不如Fabulous一把:)

开始整天和老T混一起,接受了求职的思想启蒙。知道了原来还需要找Intern,还需要苦练英语口语,还需要去准备正装,学习面试礼仪,用我们后来的话说:要“装人”。说起这个,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参加C老师组织的辩论赛,据说要求穿西装,我怕麻烦,随便找同学借了件上衣套在外面,依然穿着我的Levis和Nike。结果意外得到了最佳辩手,需要出去领奖和C老师合影,就这样牛仔裤运动鞋地走了出去,汗。。。言归正传,非常幸运和感激能有老T这样的兄弟,要不是他,我不可能很快地完成从一个不知GS为何物的懵懂小P孩到最终能得到几乎所有投行面试并且拿到HSBC offer的所谓NB人的转变。所以说,兄弟是最重要的,而有和你志趣相投,性格相近能一起努力奋斗的兄弟则是莫大的幸运,这真的要靠缘分了。法国一位国王(路易十几来着,记不得了)曾说过:今夜,和我一起流血的将是我的兄弟。看到这句话,莫名其妙的很爽。

于是开始了初期的找Intern,开始尝试着各大国际投行以及咨询的网申。结果自然是杳无音讯,石沉大海。客观地说,当时真属于异想天开,我本科不是名校,而且是法律背景,在光华也没有什么眩目的表演。至于Working Experience,更加是寒酸。除了在广东游玩期间去人行广州分行做过一段时间见习之外一片空白。这样是肯定过不了第一关的。于是开始无端地郁闷,开始担忧自己的未来,开始所谓的少年愁。曾经以为上了北大便万事无忧,看起来并不是这样。加之由于爱情幻想的最终幻灭,实在大伤元气。此时老T也因为找Intern屡屡被拒和一些个人原因(这里就不出卖兄弟了:P)也很苦闷,加上当时考试一门接着一门,让人喘不过气来,便有了老T经典文章中提到的两个郁闷的老男人(声明下,我没老T那么老)一起在未名湖看着夕阳映照着无尽的湖水。那时真的是,每天都要去未名湖好几次,就在那里发呆,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想。也真是一种借口不好好学习的至高境界啊:)当然,更多时候是互相的鼓励,两个人一起YY。老T经常挂在嘴边的几句话:“我kao,我就不信了,难道我就拿不到**的Offer?”“十多年前,我就是**的一个混混,现在也能在这里读书,我就不信我不能找到个好工作,好LP。”“小K(就是我),你肯定没有问题的,那么多苦难都过来了。”我则经常跟着唱和,两人说道兴奋处,俨然有世界尽在我手中的豪迈。用一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个时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GSMer的创立了。大约是在4月份的一个下午,正在一教和老T还有小胖一起上自习,看着小胖下笔如飞地在解答Financial Engineering 的问题,心理不禁绝望地想睡觉。昏昏欲睡之际,老T忽然兴奋莫名地把我拉出教室,和我说了打算借原来的光华考研论坛建立一个全新的平台,以建立光华上下级以及更广泛的联系。关于光华人(GSMer)的详细筹办经历,我不需要多说。在网站上我们的宣言中早就有表述。我至今还记得那天下午阳光中老T因为兴奋显得有些颤抖的声音和眼睛中放射出逼人的目光。老T曾说过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作为他的兄弟,我认为这不是一个玩笑。

自然,我们不谋而合。归根到底,我们都是想在“人”方面做一些事情。想建立一个互相分享,互相帮助的Network,也想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道理很简单,人生有起有落,没有人能够一个人独自完成什么伟大的事业。而且朋友这种东西,会让你充满了力量。班上的XPP MM曾经有一句话:有时候爱情让人脆弱,朋友却可以让你恢复元气。有意思。

GSMer建立已经整整一年了,想起当初开始建立的艰难和那种充满挑战的刺激,仍然恍如昨日。

很难忘记,我和老T、小宝叫了一大帮师弟师妹,在燕南地下像模像样地召开了第一次的筹备会议。开始没有钱,靠的就是一帮人的甚至有点盲目的热情。我记得我和老T还有小宝经常在网站上发一些激情洋溢乃至有点“虚”的文章,号召大家捐钱,现在想起来,大家能信任几个从未谋面的人,拿出真金白银去做一个虚拟的Network,真是让我们很感激。后来好不容易凑够钱了,又面临一些技术难题和版面设置的问题,幸亏有了WCH同学,才让我和老T两个技术盲也能创立网站。

关键还是争取大家的认同,真正让这里成为一个有人气的地方。说实话,当时情况不是很乐观。我和老T既不是出身皇室(我们这样称呼本科是北大的同学),又不是牛人(当时的老T仍然处在“隐于市”的阶段,没有怎么显露他是怎么牛),更加不是学习上的标兵,我们凭什么去做“光华人”,我们又怎么能代表“光华人”?

好在我们有师兄师姐,有朋友,有兄弟,有一大群可爱的师弟师妹(当时主要是04的硕士)。在我们把这个框架搭起来之后,大家都不遗余力地为这个平台添砖加瓦。02级LD师兄,在我的“要挟”下,写出了那篇经典的“生活是一串锁链,选择是环。。。。。。”;我们班同学一个个地贡献出了自己实习的经验和感受;04级的同学则为考研的同学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资料,很快地,GSMer为大家所接受,所认可。人气也直线飚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达到的,GSMer向上的精神,团结的力量显露无遗。

马上GSMer就要生日了,回忆起这其间的风风雨雨,不免有些感慨。最深的烙印还是通过这个平台所结识的一大批朋友。勤勤恳恳又不乏领袖群伦风范的小Q,极富小资情调的JJ,喜欢上窜下跳善于沟通有无的SZ,讲义气重感情的OYF,可爱的天才少女PQ,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办法一一列举。认识大家是我的荣幸,希望大家是长久的朋友。当然,还有很多神交却未谋面的朋友,感谢你们对GSMer的支持和对我个人的关心。

诚然,我们还有很多做得不好的事情,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GSMer肯定会继续发展壮大。至于我已经和即将为GSMer还有大家做的,套用一句俗话: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本文属于 htlion 和 本站 共同所有,转载请注明※
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四)

--------------------------------------------------------------------------------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GSMer在做,实习还要找的。毕竟,只要好好发展自己,才能更好地团结别人。光华很多时候注重的是结果,这虽有点无奈,但也无可厚非。记得有一位前辈教育道:要努力成为别人都想团结的人。我也一直认为,不一定非要是好朋友才能合作,才能共同发展。朋友是需要用心去交的,每个人精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而合作和分享却是在大多数人中可以做到的。换句话说,我们可以不是朋友,却可以合作愉快,彼此受益。

话说远了,说回到实习吧。实实在在地说,很长的时候都在犹豫要不要写这一段以及接下来的求职经历。因为老T的经典文章《依然奔跑在路上》已经基本穷尽所有。我那些经历一则不够炫目,二则大多数出自老T的言传身教,实在不知从何说起。

然转念一想,这毕竟已经是我在光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毕竟在我生命中有那么一段时间曾经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还是不惮粗浅,在这里也记录下一两笔吧。如果有人能从中得到哪怕一点点的启示,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相信,如今很多非名校背景,尤其是跨专业的师弟师妹也有着同样的困惑:怎么迈出第一步呢?怎么样才能突破这个瓶颈?
我的经验既有特殊性,也有可以借鉴的地方。特殊之处可能在于我的亲戚朋友有金融圈子中的,他们可以给我提供一些机会。我的第一个实习——深圳发展银行北京分行便是人家介绍的,事后证明这个经历在求职中几乎可以忽略,但对我的起步来说绝对重要。

我在深发展国际部实习,做的事情很Boring,很Routine,但是我做得很勤快,很主动,很乐意承担责任。我主动请缨写作有些技术含量的支行开展外汇业务的可行性分析报告,我甚至于主动地去参加他们的会议和游乐活动,和很多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之后去HSBC的实习,和之前在HSBC做过的一个人推荐也是分不开的。所以说,归根到底,还是人在起作用。你怎么在你能得到的实习机会中好好地锻炼自己,表现自己,和里面的员工打成一片,努力构建自己的Network,这是最关键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在深发展实习的时候,同时在实习的还有一个中财的MM。这位MM嫌工作太无聊,做了不到一个礼拜就闪了。在办公室,除了我之外,没一个人能叫出她的名字。我个人觉得,千万不要摆架子,不要以为是研究生或者出身名校就以为一定要从事宏伟高尚的事业。很多看起来很琐碎的事情要做好也不容易。后来和很多Banker聊天,知道即便大家去了投行做Analyst或者Associate,很大一部分工作也是Dirty Work,关键看你的Execution Skills。所以,投行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破除对这些地方的迷信和盲目崇拜也是很重要的:)用毛主席的话来说,战略上藐视它:)

当然,我知道深发展只是让我尝试一下上班的味道,对将来的求职起的作用不会太大。等我把深发展的实习混完,已经是7月份了。那个时候很少有外资金融类公司来招Summer的,而P&G,IBM之类的地方去做Sales或者Accounting我没多大的兴趣,话说回来了,人家对我也没什么兴趣:)于是,我就开始新一轮的搜索。目标当然就定在外企,最好是金融类企业。

那时正好从图书馆借了几本关于风险投资的书,其中一本是HBS的Case,看得热血沸腾,对风险投资充满了好奇和幻想。于是开始想去找着一类的公司。在中国,作风投的不是很多,因为缺乏健康稳定的退出机制。外资的就更少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IDG(国际数据集团)原来有个下属的风险投资公司。而且我看他的Partner有一个人就是北大毕业的。这个时候又想起我在火车上认识的一个在Boston University姐姐之前好像就在IDG做过。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那个姐姐写了封Mail。她很快回信了,告诉我那个Partner的Mail,说尽管可以试试。于是我给这位L先生发了一封Mail,详细介绍了一下我自己,表明了自己对风险投资的兴趣,希望暑假的时候能在那里做Intern。没料到他竟然回复了,还约我去面谈。这就有了我的第一次外企面试。具体的面试经过我之前有在GSMer上发过,这里不再多说了。总之,因为是师兄(L先生就是光华的)的缘故,特别亲切,聊得很High,英语也顺畅了很多。之后还用中文聊了很久,聊了聊光华的近况,聊起了一些老师,聊起了现在的校园生活。后来很轻松的拿到了这个Offer。在师兄那里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而且风险投资做得很大一部分工作和投行里的Private Equity很类似,确实长了经验。还是老话,光华的牛人很多,只要充分地利用资源,构建Network,绝对可以事半功倍。

IDG已经让我有了些底气和资本,可以去谋求更高的发展了。这个时候,原来介绍我去深发展的朋友说可以帮我推荐一下HSBC,正好在深发展实习期间认识的那位曾经的HSBC同事也很乐意帮我推荐。于是很顺利地见到了HSBC北京的Manager—Justin先生。很自信地和他说起在深发展做的事情,和找IDG实习的经过,赢得了他的认同。当时,他告诉我说很喜欢我这样的性格,很喜欢这种劲头,很喜欢这种态度。于是很顺利地进入了HSBC,开始了在国际大银行的实习。这也基本打下了我后来Job Hunting的硬件基础,有了HSBC的经历,几乎所有的国际银行投行都给了我机会。

在HSBC的日子过得很愉快,虽然做得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Routine。我早就没有了厌烦和不满,不仅仅把分派给我的任务做完,而且很主动地分担我的Mentor的任务。有一次记得她要和男友去看车展,我就帮她加班加到10点才回去。走到楼下正好遇见Justin也加班,于是很幸运地和他一起去喝了杯咖啡,聊了很多。这也正所谓苦心人,天不负啊:)

HSBC有一个休息室,大家吃饭和午休的时候都会分批在里面。我也在里面认识了不少人,很主动地和他们聊天,向他们请教一些基本的行业知识和他们自己的工作感受。其中包括了Mortagage,Credit Market,Institutional Banking,Consumer Banking等等。我还抽空去拜访了HSBC Securities(也就是投行)的Beijing Office,他们在这边没有什么业务,时间比较充裕,也乐为人师,跟他们学到了投行的一些基本的常识。总之,在HSBC我就是最活跃的,到处跑,到处问问题,到处学习。

期间发生了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部门换了Manager,原来的Henry是香港人,马上退休了。新来的Manager还没来。Henry整天坐在办公室,颇有些落寞。有一天我正好有一份文件去找他签字,于是就跟他聊了起来。好在我这个人别的不行,聊天吹牛什么的不在话下。我们聊得很投机,尽管他国语差得不能忍,到后来只能用英语交流:(。此后,他也很乐意经常把我叫去办公室聊天,我能拿到HSBC的Fulltime,和这一段特别的经历也是分不开的。

记得Michael(光华的外教)说过,要充分地利用一切资源,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推销自己,不要觉得所有的机会都要等到Online了才算是机会。很多企业(包括大家心目中可能很神圣的投行)招Intern甚至Fulltime都是很随意的,他们从一个很小的Pool里挑几个人出来就算完成招聘了。因此,你身边的亲戚,朋友,同学只要有机会推荐介绍的,都可以去试试看。当然,你有一些机会也可以给你自己的朋友推荐介绍。大家只要实现了互动,机会会很快多起来的。我和老T都帮身边的兄弟们推荐了一些Intern的机会。没有觉得损失了什么,反倒是觉得能有能力帮帮朋友,真是莫大的荣幸。当然,怎么样去和企业里的人打交道,争取机会,这就需要个人平时的休养了。太功利或者太急切都会把事情搞砸。说穿了,又回到原点,人决定一切。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决定了你能做什么样的事情。那些目光短浅,自私自利,自以为很NB,自以为很面面俱到却让大部分人都知道他很奸诈的人,到头来终就没有多少人会真心地帮助他。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本文属于 htlion 和 本站 共同所有,转载请注明※
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五)

--------------------------------------------------------------------------------

你可以不爱我,但我将誓死捍卫爱你的权利

接下来应该说求职了。这段岁月是我在这两年中最痛苦,最煎熬,也是成长和收获最大的时期。

对于工作,我是没有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因为对于光华,对于北大,我都是一个外来者。用我们之间玩笑的话来说,我们出身不好,血统不纯正。比起本科就是北大清华的同学来说,我多少有点底气不足。这毋庸置疑也无需掩饰。而且,最后我拿到的Offer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比起老T和班上其他的牛人们不值一提。只是觉得这里面的过程或许可以给大家以信心或者一点点启示。因此,绝对不是什么牛人的经验之谈,谨记谨记!

前面已经说到了,求职意识的启蒙开始得比较晚,实习找得也比较晚。等到从HSBC实习结束的时候,已经是11月了。大的投行、咨询已经开始如火如荼的开始他们的Recruiting Process了。记得那个时候整个人处于极度亢奋状态,一面要实习,一面还要赶场回来去听一场又一场的Campus Talk,要在网上提交简历,要经常上网去Check Email,要胆战心惊地等着电话的响起,还要准备那些可能到来的Interview。总之,觉得那些眩目的东西似乎触手可及,只要你通过几个面试便可以完成质变;又觉得有些遥不可及,毕竟,有那么多的竞争者,千里挑一的机率啊。

话又说回到关于职业选择,到底应不应该都去盯着投行咨询跨国公司?这是一个我现在都没法回答的问题。不可否认,当初热情洋溢地去面试投行以及国际大企业,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而且很大程度是因为大环境如此,不排除盲目崇拜的因素在内。但是,又有多少人是可以清晰地知道自己每个时刻的想法而且有明确的计划的呢?GSMer也作过很多次交流,很多师兄师姐也很严肃很慎重地和大家说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适合做什么。确实,能进投行咨询跨国企业的毕竟只是少数,而且只能是少数。而且,进入了之后也不一定就是什么高人一等值得骄傲的事情。个人觉得,光华甚至北大有个不太好的风气,觉得进了投行了,去了牛公司了便理所当然地是牛人了,便可以骄傲了,便可以开始脱离群众,只和那些去投行牛公司的人说话了,甚至无论在何种场合,开口闭口就是什么Morgan,Goldman,HSBC,完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遇到过这样的人,他们看不起我,当然我也不屑和这种人交往。此话题打住吧,说回到职业选择。

我之所以会选择去搏一把,拼一下,大约也缘于自己的性格吧。在经历过老T深刻的灵魂触动之后,虽然对投行还是一知半解,但是觉得这种氛围很适合自己的性格。不安于现状,喜欢折腾,喜欢刺激和尝试新的东西,这是支撑着我一直坚持到考上光华的性格因素。曾经一个好朋友说:“你的血液里流淌的都是不安分的因子。”于是衡量再三,也决定一试,和那些传说中的牛人去一争高下。此举一出,颇有些人不屑一顾,也管不了那许多了。

因为求职不像恋爱,必须要专一。你肯定会全面撒网,重点捕鱼。因此,我觉得,只要你有过冲动,有过想法,有过一些准备,大可以一试。当然,还是要有重点的,弄清楚自己可能最有把握或者最感兴趣的行业。全面撒网可以碰碰运气,但是最后你还是要落在重点捕鱼身上的。就我自己而言,我投行、咨询、商行、GE之类的企业都投,但基本还是集中在外企上。国资的企业除了几个大的基金券商还有人民银行的公务员以外,基本没有涉及。觉得还是外企的氛围比较适合自己的性格吧,绝对没有优劣高下之分。要论待遇的话,大的国企肥着呢:)

简历投了之后,能做的便是等待了。关于如何制作简历,GSMer上有模版,老T也不厌其烦地说了很多,我就不说了。等待的心情是极度受煎熬的。每天便是三部曲,查信,看水木和未名的Job,等着电话响起。我记得那个时候总是一看到有人在Job上发文说某某公司开始发面试通知了,只要是自己投过的,便开始忙不迭地去查信,如果有就如释重负,没有则伤心欲绝。这些是每个找过工作的人都经历过的吧,大家不容易啊,这个年头要卖个好价钱真是受罪。记得我后来甚至看到Job版都觉得有点恶心,情何以堪啊:(
那个时候最先开始有消息的是中金,(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我们班很多人都接到了笔试的通知。我却是杳无音讯。这是对我求职信心的一个重大的打击。中金是我第一个申请的投行,也是第一个申请的公司。比起其他国际投行来说,中金算是Position比较多的,尚且如此,其他的投行就不要去想了。所以,当时情绪很低落,于是便和兄弟们诉苦。大家自然是好一通安慰。老T和我说过,好好准备吧,会有机会的,说不定马上开张了。当时觉得只是一种安慰,后来证明确实是一个事实。所以,沉住气,做好自己能控制的事情是最重要的,至于那些人力不可及之处就让他去吧。一句俗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那个时候还有几个咨询业开始陆续发通知,BCG,Monitor。也是毫无动静啊,那个时候真是悲愤无处说。也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定位甚至能力。人之常情。我想每一个人都有脆弱甚至绝望的时候,这无所谓,关键是不要让这种消极的情绪蔓延乃至布满你的整个生活,影响你的行为。换句话说,你不可避免地会让情绪进入你的效用函数,但不要把情绪纳入你的决策函数:)

我也就是在这种情绪中很固执地等待并且坚持着。好在没多久,就有了个突破口,终于有了第一个面试,也是我投的所有简历中的第一个Feedback。前面被拒的几家甚至连拒信都没有:(Deutsche Bank(德意志银行)就是这家可爱的公司:)当时,那种兴奋,想起来觉得自己还是很可爱的:)第一家面试就是德意志,起点高,代价更大。因为之前的Intern面试从来没有很正式过,而且都没有什么竞争,所以面试经历方面简直就是从零开始。这个学费可是够高昂的。所以,各位师弟师妹,想办法多多锻炼自己的面试技巧吧,即便是Mock interview,也比毫无准备来得好。

Deutsche Bank我面试的其实是商行方面的,在那里叫做Global Banking,看来是我在HSBC的经历起作用了。当时是见的一个VP,除了简历以外,问了问我对商行的看法,问如果投行部门和商行都给Offer,会怎么选择之类。当时真是紧张地一塌糊涂,虽然面试官看起来非常的Nice,还是结结巴巴的。最后当然被Fire了,但好在让我也见识了一下大场面,也见识了一下牛人们。BTW:DB还是很人性化的,尤其是那个HR阿姨,真是负责而且非常周到。所以,在所有的投行里面,对DB的印象是非常不错的。

开了张以后,接踵而至的可就多了,在我投的全部投行里面,除了中金,至少都给了我一次面试机会。象Morgan Stanley之前的Analyst面试我一个都没有,却直接给了我Institutional Equity Division面试Associate的机会,而且第一次见的就是他们的上海首代。虽然最后还是被拒了,但和那位面试官到现在还保持着良好的联系,这也算个收获吧。这也充分证明了投行其实有时候的行为也是很难捉摸的,很Random的,别看得那么神圣。而Goldman我FICC进入了第二轮,被拒;之后由于机缘巧合,我又去面了Global Investment Research,而且进入了Final,又一次被拒,都让我有对不起那位两次让我过关的Elizabeth的感觉:)

当然,我也没有什么成功的经验,技术性的东西大家又可以从老T的文章里得到全部信息,我就简单谈一下一些个人体会就好了。

第一、准备准备再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是我党我军的战略,绝对适合于求职。你做好准备了没有机会那没有办法,但是当机会来了你措手无策的时候就不能怪别人了。我面试DB,以及后来半夜12点被UBS突袭面试,(当时太激动,忘了说要改时间了)都是典型的没有做好准备而导致惨败的例子。再俗一把: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第二、Do your homework。这就是准备的内容了,也是光华一位外教给我的建议。包括你的英语,专业知识储备(关键是会用英语表达),还有就是市场信息。具体怎么做大家自然可以各显神通,我也不便多言。强调一下,英语口语绝对是成败的关键,我就被人说过我的英语Pretty Good,But not good enough。在说到有些学生口语的时候,甚至用了恐怖的Disaster来形容。有人开玩笑说,只要你的英语足够好,你肯定可以进入华尔街一流的投行。

第三、良好的心态。求职是一个漫长(对多数人而言)的过程,中间你有时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什么小公司都敢拒你;有时候你又会有舍我其谁的感觉,什么样的面试你都能杀出一条血路。我曾经经历过手里握有Morgan Stanley,Goldman Sachs,CSFB,HSBC(Securities),HSBC,Citibank加上什么华夏基金,恒生银行所有面试机会的时候;也经历过所有公司拒信接二连三以至于一无所有,长达一个多月什么消息都没有的阶段。我相信,除了极少数牛人或者幸运儿,大家都会经历这样的百转千回。保持良好的心态是很重要的。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我和老T几乎在同时所有的求职希望都破灭,那个时候加上GSMer运营经济上出现困难,往里面垫了一些钱,以至于有的时候两个人竟然为了一份5块钱可以两个人吃饱的盒饭跑到N遥远的一个叫做“饭店”的小饭店去吃饭:)当时我们总念叨的便是:“过了这个冬天就没事了。”“工作,大不了重头来过,总不会饿死吧,好歹北大光华的。”在经历过最漫长的冬天后,老T和我都等到了还不错的结果。也非常感谢在我们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时候坚定地站在我们身边,始终相信我们的兄弟姐妹,HZL老大,M哥,XPP,小胖,小宝,小YZ。。。。。。没有钱,没有Offer,但只要有朋友,有人,一切都不可怕。

第四、善始善终。我有一个习惯,除了面试完之后写感谢信以外,我还会在确定被拒以后给这次拒我的面试官和之前让我通过的面试官写一封信,表达我的遗憾和以后努力的决心,如有可能,不妨请他们说一下你这次被拒的具体理由,这很多时候不会有太具体的答案,但也有例外。外企的人还是很讲礼貌而且人性化的。Morgan Stanley的面试官在接到我的那封信以后,还特意给我打了个安慰电话,说这是Associate的职位,Prefer以前有过Fulltime的经验。还说什么我非常Excellent之类的客套话,并鼓励我继续努力。后来他来北大的时候还请我喝了此咖啡。我之后拿到HSBC的Offer,也向他作了汇报,并且半开玩笑的说等有了HSBC的经验以后,就可以再去他那里工作了:)Goldman的经历也类似,FICC把我拒掉的是光华的师兄,在拒掉我以后也给我写了封Email表示鼓励。那位两次让我通过第一轮的HR姐姐在第二次通知我结果的时候,更是向我说了大半天,也是加以鼓励。像Michael(前文提到的光华的外教)说的,投行对那些通过了几轮面试的尤其是进入Final的人都是有留心的,不是说你一次面试结束就宣判你的死刑了,也许是这个职位不合适,也许是你更适合其他的职位,也许你还差那么一点点东西。总之,他们会Keep an eye on you,你随时都可能会有机会。像我Goldman面试Research的时候,HR那边根本就没有问我什么问题就直接让我过了,不会因为我上次面试FICC没过就不再给我机会了。所以说,努力表现自己的最好水平和状态,面试以后把工作做足,对将来你再有机会进入这一家公司或者一行业是绝对有好处的。

最后呢,就对自己充满信心吧,北大出来的,还怕找不到工作?不可能!

说说我自己的这个Offer吧。我拿这个Offer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HSBC是我实习的地方,我对HSBC的印象也极好。所以在众多的面试中,我最看重的便是HSBC的一个BDP项目,也就是所谓的Banker Development Program。之前两关都很顺利,然后到了Face to Face 的Interview。那天我去得很早,之前还拒了一家券商的面试,先去原来实习的地方和同事们打了个招呼,见了北京的Manager,在一片祝福声中踌躇满志地去面试了。

面试我的是一个上海那边过来的姐姐,看起来非常严肃,不苟言笑。上来就用英语开始问你问题,一个接一个,要命的是,她问得非常的机械,都是按照她手中的纸条上写的来问,就是所谓的那些经典问题:Leadership,Teamwork,Convince Someone,Deal with conflicts in the team,How to deal with the under-performed team member等等,都要举例子,讲故事。更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她根本不和你有任何的交流,你说她就开始往上面写。这是我感觉除了被UBS突袭之外最差的一次面试。正所谓关心则乱啊,太在乎了反而容易患得患失。

结果自然很惨,我打电话去上海那边问之前有过联系的同事,很早地知道了这个结果,当时差不多万念俱灰啊。抱着交待一下的态度,我把这个结果告诉了那些HSBC对我找工作很关心的人,表示了歉意和希望以后努力的想法。这之中包括HSBC北京的Manager,也包括我之前实习的部门那位已经退休回香港的Henry先生。

后来,就是典型的天上掉馅饼了。有一天突然接到Henry从香港打来的电话,说HSBC在广州的Branch要新成立一个部门,叫做合规审查,英文大约可以叫做Deregulation,(规避管制?)会有比较适合我的Position,问我要不要去试试看。那当然是肯定要去的了,正好我们去深圳报道,于是就去了广州的HSBC面试。北京这边的Manager也答应给我推荐,说很希望我能成为HSBC的员工。有了这么多人撑腰,自然底气十足。和我现在的老板聊得很开心,两个礼拜以后,通知我说已经把这个录用申请报到上海,开始走程序。大约又过了两周,HR通知我说,已经正式被录用了。

幸福来得太快,总会有不真实的感觉。回想起这一段求职的艰辛与迷惘,真是很感谢北大光华给了我这样一个不停的去尝试的舞台,虽然经历的大部分都是失败,但至少我经历过。说得大众化一点:人生不就是一个不断经历的过程么?你可能不会记得又一次你为什么笑过,但你一定会记得那些让你伤心绝望的事情。那些没有把我置之死地的东西,会让我更加坚强。

北大、光华是一个重结果的地方,我已经说过了。人之常情。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你能给出的信息只能是你的结果。但是对我自己而言,还是过程充满了跌宕起伏,比较有意思。

所以,对于以后要走上这条求职道路的师弟师妹们来说,尽可以去勇敢地尝试,即便失败了也是一种难得人生激励和体悟。十年之后,你可能不会对你当初拿到的Offer再欢欣鼓舞或者耿耿于怀,但这一段过程却将永远铭刻在你的生命中。光华的学生,北大的学生应该是有更多的机会去经历不同的酸甜苦辣的。那么,Why Not?
就如同恋爱,你可以不爱我,但我将誓死捍卫爱你的权利。

※本文属于 htlion 和 本站 共同所有,转载请注明※
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六)

--------------------------------------------------------------------------------

三人行,必有我师

光华是一个牛人辈出的地方,尤其是各位教授和老师的风采,着实让人倾倒。虽然说,我在学术方面无任何建树,成绩也是平平,仍感觉从各位老师那里获益良多,不仅仅是一两个公式,一两门课程,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学术态度和人格魅力。耳濡目染,日夜浸淫其中,连我这样的庸才都会感水涨船高,况各位天资聪颖于我数倍之天之骄子者乎?

不能不提到我们的厉老爷子,虽然我们深知外界对其议论颇多,颇有诋毁之辞。然我认为,从古之学者立德,立功,立言而论,厉老都是我辈楷模。立德,老人家70高龄,仍然坚持要站在讲台上,坚持每一个学期都要给新来的学生上课,立志要让每一个光华的学生都是听过他的课,此言犹在耳,荡气回肠;立言,老爷子在中国经济学界的地位恐怕是任何人无法否认的,否则不会有“厉股份”大名;立功,老爷子带领Cao教授,和一干青年骨干,在北大的水房开创光华不世基业,光华能有今日之景象,老爷子绝对居功至伟。自古以来成大业者,必定是誉满天下,谤满天下矣。

我听厉老师的课就三节,讲的是资本主义的起源和发展。绝对是大部分人嗤之以鼻的课题。然课堂上的妙趣横生,深入浅出,以至于这么一个话题竟惹万人空巷之壮观情景,恐怕要各位亲自体验方知耳。

不能不提到Cao老师,老人家对证券市场和货币银行的研究和理解很不公正的被低估了。大抵是他的研究和讲授方法不是光华学生惯常能接受的东西吧。我自己也不太认真,甚至逃过课,想起来觉得颇有些脸红。其实,Cao老师讲授的那些东西无论是加强理解对中国现实的认识还是以后面试(尤其是国企面试)都非常有用的。

当然,光华的好处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极大限度地体现了北大的兼容并包。既有Cao老师这样的比较贴近中国实际的传统学者,也有Z老师那样的“海龟”,数学玩得出神入化,讲起课来天马行空,说到兴起,把从厉老开始的中国经济学家(包括自己)批判得一无是处,甚至扬言要去给Barro(美国著名的宏观经济学家)提鞋,令我等大惊失色。就这么一怪人,偏偏就能稳坐光华经济系主任一职。凭借的便是他的才华横溢。说实话,他没有教会我宏观什么具体的知识,倒是他的气势和言论让我觉得光华和北大生机勃勃。北大就要有别的地方没有的人,这才是北大啊。

在我的光华两年中,遇到了太多形形色色的大师。既有ZWY老师的一丝不苟,也有SZD老师的调侃搞笑,更有WHM老师的和善可亲。。。但对我而言,足以影响我成长轨迹的老师便是我现在的授业恩师:Yu教授。

Yu教授在我上研期间没有教过我课,但我给他当过助教,给光华的本科生和暑假的全校通选带过课。Yu老师对学生的关心甚至溺爱让我深深受到震撼。每天讲得口干舌燥了还很耐心不厌其烦地回答学生各种各样的问题,经常连去洗手间的时候都会在门口被堵住问问题。有一次我看不过去了去帮他解围,事后还被批评教育了一通,说学生的要求要尽量满足。这样的老师比起某些自以为NB就对学生不闻不问的老师更配得上老师两个神圣的字眼。我对我的老师是全身心的尊敬和崇拜,深深感染于他的人格魅力。在我眼中,他是一个有学识,有风度又善良大气的完美的人,终我一生,他都将是我追随的目标。

Yu老师对我说过:要对人好,不要希望你对人好别人也会对你也好,要宽容,要有容人之心。我想这也是做人的基本道理吧。只有学会做人,才能去谈如何做事。

在我最失落无助绝望的时候,我的老师告诉我:我相信你是一个讲义气,有勇气而且有兄弟的人,你肯定会成功的。我把你,把你们都看作是展翅高飞的雄鹰,即使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不能直上云霄,可能会比小鸡飞得还低,但你们一定要记住你们是鹰,是鹰就有一天要高飞。一定不要把自己当作小鸡看。用此句话和那些暂时处于困境却不言放弃的朋友共勉。

※本文属于 htlion 和 本站 共同所有,转载请注明※
少年心事当拿云——我的光华两年(完结篇)

--------------------------------------------------------------------------------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时光一闪,已经是匆匆两年。一句歌词:都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要各分东西。在这个夏天,我最喜爱的季节,我就要离开光华,离开北大。临到分别,总有一些伤感的东西在纠缠着你。

湖光塔影,光华楼,45甲146,大讲堂,农园、康博斯、学五食堂;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尊敬的老师们,我曾经用心爱过的女孩;一次又一次的酣畅大醉,一次又一次的引吭高歌,一次又一次地高谈阔论;无数次的讲座,数不清的考试;一教和图书馆的自习,在宿舍不眠不休地赶论文;这些构成了我在光华,在北大生活的每一个点滴,早就铭心刻骨。有人曾经问上帝:你有什么不能改变的么?上帝说:那就是你们的过去,你们的历史,你们已经消逝的时光。是啊,只有我们曾经亲身镌刻的分分秒秒的时光,欢喜或者悲伤,是谁也偷不走拿不去,是要伴随我们永远的。而这两年,是和我永远不分离的了。

如今,我就要离去了,离开这个我万般不舍的地方。不管别人如何看,我从骨子里有些盲目和固执地爱着北大,爱着我曾经用青春和勇气换来的梦想。如今,分别就在眼前了,我就要告别纯真的学生时代,开始所谓的走入社会。一切都会变,一切也都应该要变。毕竟,人总是要长大,总是要承担社会责任的。我的生活还会继续变化,动荡甚至漂泊。我不想过早地将自己定型,去过安稳的生活。然而,北大这两年,将注定长久地出现在我的梦中。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前人可以吟唱: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是不是可以安静的走开呢?我想,我做不到。我会大声歌唱,我会和兄弟抱头痛哭,我不仅仅想要带走云彩,甚至想把未名湖光华楼都打包装走。但我不是上帝,我做不到,所以,我只能离去,多少有些无奈地离去。也许有一天,我会再回来,换一种方式回来。Someday I will be back。


终于写完了这篇东西,也算了却一桩心愿。两年的生活,远远不是我这样的文字能穷尽的,光华,北大给了我太多太多。给了我知识,给了我去梦想的机会,给了我去追求的信心和勇气,给了我尽情挥洒的空间,给了我志同道合的兄弟朋友,给了我那有些苦涩的但却铭刻在心的青春回忆。所有的这一切,我都感恩于心。
也希望光华的北大的学弟学妹们能在北大生活的愉快,毕业的时候有个好前景!


[ 本帖最后由 Dagger 于 2007-1-6 20:43 编辑 ]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觉得光华的人总是充满朝气和希望
流过多少泪就有多少欢笑在等你

TOP

好长啊,一次看一点

TOP

以前很认真看过的,很有感触
——~~~~——————~~~~~—————~~~~————
倚天照海花无数
流水高山心自知

TOP

看完了
只有一个感想
人脉真的十分极其非常重要
试想这个人没有任何人脉,就像咱们学校里的大部分同学一样
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成就
到是觉得文章中提到的老T很有魄力
《依然奔跑在路上》读完令人荡气回肠啊
推荐一读^_^

TOP

一年半之前读了Tow的那篇文章,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每当自己颓废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句“依然在路上奔”!

TOP


只能用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来评价了

TOP

我没有人脉啊。。。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牛B得靠熬出来,
现在,大家就拿出点毅力来,慢慢熬吧
1993年,黑海造船厂。厂长马卡罗夫向工人们宣布:“‘瓦良格’号不可能再完工了……”大家问道:“为了将舰完工,工厂究竟需要什么?”马卡罗夫回答道:“苏联、党中央、国家计划委员会、军事工业委员会和九个国防工业部。”马卡罗夫说,只有伟大的强国才能建造它,但这个强国已不复存在了。

TOP

加油吧,一点儿一点儿的努力!

TOP

看了这个文章,觉得自己3年研究生的生活真是白费了,欢乐是短暂的,而后带来的痛苦是无穷无尽的。3年总是沉浸在肤浅的所谓快乐中,之后要体会的是毕业后 的深沉痛苦.而痛苦最终是无法避免的.时间无法倒流,人不能重活一次,然而清醒永远不会太晚.
never too late to start from now
猪是的念来过倒

TOP

牛人的帖,以前看过,再看似乎有些新的感受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