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负利率政策?

为什么会有负利率政策?

2019年以来,全球经济继续探底,贸易摩擦和地缘政治带来的不确定性使得经济增长前景更加黯淡,30多个国家先后实施降息,不排除负利率政策会进一步扩散。从负利率存款政策的现有实施效果来看,它在稳定汇率、推升通胀和提振经济方面作用有限,且可能增加某些部门和国家的脆弱性,并引发金融风险。
负利率存款的现状
负利率并非初次出现,但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范围内多个国家同时实行负利率政策尚属首次,故而引起了广泛讨论。2019年以来,受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贸易摩擦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上升的影响,30多个国家先后实施降息,名义负利率更受关注。
名义负利率政策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政策层面,指政策利率为负,如日本央行对商业银行缴存的超额准备金征收负利率,或瑞士国家银行将隔夜存款利率设定为负等。第二类是银行层面,指存贷款利率为负,如丹麦日德兰银行推出的10年期房贷负利率,或部分商业银行对公司存款征收负利率。第三类是市场层面,指市场利率为负,如货币市场方面,瑞士将3个月瑞郎LIBOR目标利率下限调为负值,债券市场方面,日本、德国等国的长期国债收益率为负。
当前,实行负利率存款的主要有六个国家和地区(表1)。丹麦最早从2012年7月开始实行负利率政策,将七天存款利率下调至-0.2%,该利率只在2014年5-8月出现短暂的利率转正;欧洲央行从2014年6月开始,下调隔夜存款利率至-0.1%;瑞士从2014年12月开始,将瑞士法郎3月期同业拆借利率下调至-0.06%;日本央行从2016年1月开始对新增超额准备金利率实行负利率;匈牙利央行从2016年3开始下调隔夜存款利率至-0.05%。
2019年全球负利率政策加强、负利率资产规模快速增长,全球负利率问题再次成为热点。实际上,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就开始进入快速增长模式。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达到约15万亿美元,占全球债券市值约27%,相比2018年第三季度负利率债券规模,增幅超过130%。负利率债券主要集中在欧元区和日本,根据Bloomberg统计,目前日本负利率债券规模占比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约43%,欧元区的负利率债券规模占比约40%。此外,2019年迎来降息潮,今年以来,全球范围已经有超过30个经济体加入降息阵营。随着全球更多经济体进入降息和量化宽松周期,可能导致负利率债券规模进一步扩大。
负利率存款的形成逻辑
负利率存款政策本质上一种非常规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工具。央行既可以将名义目标利率设定为负值,突破“零利率下限”,也可以通过设定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超额准备金率为负值,以促使金融机构更多地将资金用于放贷或投资,增加市场上的流动性供给,降低市场利率。
从政策目标来看,各国实行负利率存款政策主要有两大动因:缓解货币升值压力和刺激经济增长(表2)。首先,以丹麦和瑞士为代表,实行负利率存款政策主要出于汇率目标考虑。由于丹麦和瑞士并未加入欧元区,欧债危机导致这两国的货币需求上升。为了维持币值稳定,丹麦和瑞士实行负利率存款政策。其次,以欧元区和日本为代表,实行负利率存款政策主要出于经济目标考虑。欧元区和日本面临着通货紧缩和经济增长低迷的压力,而逼近零利率水平使得常规货币政策空间受限。由于经济低迷,商业银行将大量资金存放在中央银行,作为超额准备金。为了促使商业银行增加放贷,欧央行和日本央行先后将超额准备金率降至零以下,以刺激通货膨胀和提振经济增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