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阴云密布

天空阴云密布

费城的天空阴云密布,弗兰克 警官心事重重地朝律师事务所走去。

这是一桩很棘手的案子。一个 富家子弟被人绑架,虽然付了大笔 赎金,人质却没有生还。显然,绑 架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归还人质。 从这一点来看,绑架肯定是熟人所 为。经过调查,经常出人被害人家


中的律师马奎尔有重大嫌疑。马奎 尔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该律师事务所此前一直生意萧条, 最近却忽然火爆起来,这不能不令 人感到蹊跷。
当弗兰克来到马奎尔的办公室 时,马奎尔正用舌头舔着印花往文 件上贴。
“又为那桩绑架案而来吧?”马 奎尔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我的合 伙人托雷斯刚好出去,所以我就不 请两位用茶了。我身体不好,医生 不让我喝茶,只能喝水……”
他絮絮叨叨说个没完,似乎在 隐瞒什么。弗兰克若无其事地说: “哦,不必客气。”
“要是有个女秘书就好了,前一 阵子公司情况很糟,一直没顾 上……”
“听说你已经摆脱困境,你们是 如何筹到钱的?”
“哦……说起来你恐怕不信,” 弗兰克犹豫道,“钱是我捡的。就在 绑架案发生后没几天,我在那个花 盆背后发现一个遗忘的包,打开一 看,竟然是巨额的现金。”
“你没有告诉托雷斯吗?”弗兰 克追问道。
“没有。我想大概会有人来问, 就自己保存起来,但始终没有人来 问。于是,我跟托雷斯说,钱是我 争取来的。因为前段时间他干得不 错,我也不想落后……”
“你是A型血吧?”弗兰克端正 了一下坐姿,问道。
“是的。我和托雷斯都是A型 血,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从恐吓信的邮票上验出你 的指纹和A型血的唾液。你有舔邮 票的习惯吧?”
“噢,你连这都知道……这一定是 有人故意陷害我!”马奎尔情绪激动, 生怕自己会被逮捕,但弗兰克手中没 有确凿的证据,只好起身告退了。
这是一个失误,当天晚上,马 奎尔便服毒自杀了。在他的抽屉里, 发现一个毒药瓶。弗兰克后悔不迭, 烦闷之中,同负责解剖马奎尔尸体 的法医攀谈起来。
“对了,死者是非分泌型体质。” 法医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糟了,马奎尔不是凶手,他是 被人陷害的。”弗兰克猛然醒悟道。
“这是怎么回事?”法医问道。
“事务所的经营状况一旦好转, 还有一个受益者,那就是马奎尔的 合伙人托雷斯。如果把绑架罪名转 嫁给马奎尔,再伪装成自杀,事务 所就会落到托雷斯一人手中。”
“可是,断定马奎尔不是绑架者 的证据又是什么?”法医提出了 质疑。
“证据是有的,而且是不能唾弃 的证据。”弗兰克不慌不忙地说道。
那么,弗兰克所说的证据到底 是什么呢?

TOP

上午9点左右,塞纳警官和助 手来到海边散步,看到一艘帆船倾 斜在沙滩上。
此时是退潮时间,塞纳越想越 觉得奇怪,于是和助手走近帆船, 冲着船舱大喊几声,见没有人回答, 就沿着锚绳爬到甲板上。从甲板的 楼梯口往阴暗的船舱一看,只见一k 位船长倒在血泊中,胸前插着一把


匕首,看样子是被人刺死的。
船长的手中紧握着一张撕破的
航海图,在他的床头,有一根已经 熄灭的蜡烛。蜡烛的上端呈水平状 态,也许船长是在看海图时遇害的。 凶手作案后将蜡烛吹灭,就逃走了。
“船舱里非常阴暗,即使在白天 看海图也需要点蜡烛。因此,船长 遇害的时间不一定是晚上。可是, 船长到底何时遇害的呢?”助手一边 随塞纳查看现场,一边自言自语道。
“船长遇害的时间是昨晚9点左 右。”塞纳肯定地说。
塞纳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判断? 他有什么依据?

TOP

大侦探肖恩来到海边散步,不 经意间发现一个奇怪的男子,他脸 色惨白,呆坐在海边,好像在回忆 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朋友,有什么可以帮忙吗?” 肖恩走上前去,关切地问。


那个男子好像被吓了一跳,身 子往后一缩,浑身颤抖起来。“你是 幽灵,别过来!”
"别怕,我不是幽灵。”肖恩安 慰道,"如果你告诉我,我一定有办 法帮你。”
“真的?”男子刚开始很犹豫, 随后一把抓住肖恩的手说:"这件事 太可怕了!我是‘洛伦茨’号上的 一名大副,几天前我们的船撞上了 暗礁,船底破了一个大洞,迅速下 沉。当时是深夜,我来不及通知所 有乘客,就带着身边的十几名旅客 撤到救生艇上。”
“后来呢?”肖恩的思绪跟随他 的叙述回到了那个恐怖的日子。
“后来我跳下救生艇,准备回去 再救一些人。”男子继续说道,"当 我返回甲板时,突然听到龙骨断裂 的声音。海水铺天盖涌了过来,我 只好转身跳进大海,拼命往前游。 我最擅长仰泳。不知道游了多长时 间,突然听到一声巨响!那声音可 怕极了,简直是幽灵的怒号!我连 忙回头一看,只见‘洛伦茨’号从 中间断开,火花四溅,发出巨大的 爆炸声。”
“这就是你说的幽灵的声音?” 肖恩问,“可能是你太惊慌,所以听 错了。”
“不,是幽灵的声音。”男子说, "我问过其他生还者,他们都只听到 一声爆炸,而我听到两声巨响,千
真万确。”
肖恩沉思片刻,笑着说:“当时 其他生还者还在救生艇上,只有你 在水中,对吧?”
“是的,”男子疑惑地回答,“难 道幽灵来自海底?”
肖恩哈哈大笑,拍着对方的肩 膀说:“你是自己吓自己,根本就没 什么幽灵!”
“可是,我明明听到两声巨响, 而其他人只听到一次爆炸声。”
“一点没错,”肖恩微笑着说, “你们都没有听错!”
亲爱的读者,你知道这是怎么 回事吗?

TOP

一天下午,布朗警官奉命到s 公司将诈骗犯杜瓦尔逮捕归案。在 接待室里,他看到杜瓦尔的秘书沙 赫里正在和几个人谈话,从谈话中 可以判断,这几个人都是来讨债的。
"杜瓦尔先生在吗?”布朗警 官问。
“他出去了,很快就回来,请稍 等一下!”沙赫里答道。
这时,一阵风吹来,沙赫里侧 耳一听,说:"看样子,杜瓦尔回 来了。”
他的话音未落,突然传来“砰” 的一声枪响。布朗赶紧起身,穿过 走廊,冲进杜瓦尔的办公室,发现 杜瓦尔倒在暖气片旁,太阳穴被子 弹击穿,手里捂着一把手枪。
闻讯赶来的刑警和法医对现场 进行了勘察。他们的结论是,杜瓦 尔死于自杀。
“枪是杜瓦尔本人的,开枪距离 很近。而且从死者的体温来看,是 刚刚死亡。在场的几个人和你一同 进人办公室,他们不可能当着警察 的面杀人。”刑侦队长说。
布朗琢磨着刑侦队长的话,回 到接待室,向沙赫里询问情况。据 沙赫里介绍,杜瓦尔的公司和别人 签了很多不守信用的合同,而这些 合同都是沙赫里替他签署的。
“也就是说,你要为这些合同负 责?”布朗问。沙赫里脸上露出很委 屈的表情。
随后,布朗又分别找那几个在 场的讨债人询问情况。他们都是下 午3点以后来的,秘书沙赫里告诉 他们,杜瓦尔要4点钟左右才会来, 所以他们就在接待室里等候。


“这个期间,你们都没离开过接 待室?”布朗问。
"没有。” 一个讨债人答道,"不
过3点50分的时候,沙赫里曾到走
廊里去接过一个电话。”布朗忙问沙 赫里:“是谁来的电话?”
“是打错电话了,那人问这里是 不是牙科诊所?”
布朗把目光投向沙赫里的桌上, 那里有一封牙科诊所寄来的信。他 会意地点了点,认为自己已经搞清 楚这个案子的眉目了。那么,杜瓦 尔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TOP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眼前 的一具尸体,浅见光彦问自己。死 者的背部被人用日本刀刺穿,但他 嘴唇的颜色却告诉别人,自己死前 曾服用过毒药。
“真是无法理解,”美奈子说, “我父亲怎么会既服了毒药又被人刺 穿呢?”
事情来得太突然,就在美奈子 的生日宴会上,老主人死在自己的 卧室里。当时,所有人都在楼下, 美奈子的男友由纪夫上楼敲门,发 现情况不妙,立刻叫人一起撞门。 门被撞开后,发现老主人倒在血泊
中,再看四周,窗户都是紧闭的, 俨然就是一个密室。
房间里有一台没有打开的电脑、 一辆轮椅和一个书柜。死者手里拿 着一本书,看来生前正在看书,桌 上有一杯喝了一半的酒,地上扔着 一个刀鞘。除此之外,屋里再没有 其他东西。最重要的是,这间屋子 的钥匙放在一张很普通的桌子正 中央。
"桌上的这杯酒是怎么回事?” 浅见光彦问。
“是我父亲上楼之前在餐桌上拿 的。”美奈子答道。
“日本刀又是谁的?”
“它一直在我父亲房间里,本来 是挂在门后的。”
"你父亲有锁门的习惯吗?”
“是的,他一个人的时候,总喜 欢把自己关在里面
"你上来有什么事吗?”浅见光 彦转身问美奈子的男友由纪夫。
“我想跟老人家谈谈我和美奈子 的婚事,谁知道……”由纪夫有点 哽咽。
问过话之后,浅见光彦在屋里 转悠起来。突然,他在门口的垃圾 桶里找到一根渔线和一根针,豁然 开朗,笑着说:“谜团解开了。”
你知道这起密室杀人案是怎么 回事吗?

TOP

一天早上,大侦探朗波接到报 案,科波拉庄园有小偷光顾,失窃 了很多珠宝。
在庄园里,朗波发现地毯用吸 尘器清扫过。他低头检查,突然看 到地毯边上有一颗散落的珍珠,也 许是小偷不小心遗落在地毯上的。 于是,他故意将一些纸片撕碎,撒 得遍地都是,盖住地上的珍珠,然 后让助手找来庄园的管家。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朗波问。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一直 没有出来。”管家答道。
“昨晚有小偷光顾,你知道吗?”
“我也是刚起床才知道的,丢了 什么东西吗?”
“我正想问你呢,你不知道吗?” 朗波反问道。
“探长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这 一地纸屑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小偷弄的,”朗波说, “请打扫一下,如果发现什么东西, 请告诉我。”
"好的,”管家拿出吸尘器,马 上开始打扫。吸尘器很快装满了碎 纸片,吸力开始下降。"我去倒垃 圾。”管家拉着吸尘器走进厨房,出 来后接着打扫。


“厨房里有什么异常吗? ”朗 波问。
“没有。”管家说。
“真的吗?”朗波两眼直视管家, “看来你就是小偷!”
管家惊出一身冷汗,但很快又 镇定下来,“你凭什么说我是小偷?”
“珍珠就是证据!老实交代,你 把珍珠和宝石藏到哪里去了?”朗波 厉声问。
管家一脸沮丧,不得不承认是 自己干的。朗波为什么断定管家就 是小偷?

TOP

凶手的微博找到了:

TOP

一天,格兰特警官巡逻到一所 住宅的后门时,发现一个可疑的男 子,随即将他拦下。

“你是不是趁这家人不在,想偷 东西?”
“冤枉啊,警官,我就是这家的 主人。”那个人答道。正说着,一只 可爱的卷毛狗从后门跑了出来,站
在那个人身旁。“这是我家的看门 狗,现在你不会再怀疑我了吧?”他 一边说一边摸着卷毛狗的脑袋。那 条狗看到格兰特警官,充满敌意地 冲着他汪汪直叫。
“海伦,别叫了!”那个人吆喝 了一声,狗就乖乖地不叫了。过了 一会儿,它又快步跑到电线杆旁边, 翘起后腿撒了一泡尿。
格兰特警官感觉受到了愚弄, 迈腿向前走去。可是,没走几步,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那个人 说:“闹了半天,你还是个贼啊。” 说着,走上前去将那个人铐住了。
格兰特警官想到了什么?他为 什么将那个人铐住?

TOP

一个寒冷的夜晚,莱斯利警官 正在街上巡逻,突然看到珠宝店内 有手电筒的光线闪过,他立刻请求 支援。一辆警车随后赶到,三名警 察拔出手枪,封锁了珠宝店的前 后门。
当他们进人珠宝店时,盗贼已 经逃走。店内展橱被打开了一半, 这说明有人给盗贼通风报信了。"他 们一定有放哨的。”莱斯利说。几秒 钟后,他的判断得到了证实,有警 察在珠宝店的地板上发现一部手机, 看来是盗贼不小心弄丢的。


“快!”莱斯利说,“刚才我看到 有彐个人在外面游荡,其中一定有 那个放哨的。”警察们迅速行动,搜 查了附近的几个街区,将三个在街 上闲逛的人扣押起来。
第一个是盲人,他戴着墨镜, 拄着拐杖说:“当时我正在等公交 车。我就在珠宝店隔壁上班,今晚 碰巧加班,我听到街上有动静,但 什么也看不见。”
第二个是妇女,她对警察说: “我的车坏了,就出来修车。你看, 车现在还是坏的。”
第三个是无家可归的酒鬼,他 手里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威士忌, 瓶中的酒在寒风中已经开始结冰。 "我正想着自己的事情,”他含混不 清地说,“想找个暖和的地方 睡觉
莱斯利仔细观察这三个人,然 后对同事低语道:“我知道谁是放哨 的人了。”
亲爱的读者,你知道这三个人 中谁是放哨的人吗?为什么?

TOP

全球各国刑警通力合作,成功 逮捕了大毒枭荣格,并对其进行 审讯。
“上个月15号,你在非洲撒哈 拉沙漠带领一队人偷运海洛因,是
否有这回事?”
“警官先生,你弄错了。上个月 15号我在蒙古高原的戈壁沙漠。”
“你有什么证据?’’警察追问道。 “当然有。”说着,荣格从口袋
里掏出一张骑在一只单峰骆驼上的 照片,“这是我的蒙古向导帮我拍摄 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找他 核实。”
警察看了一眼照片,猛拍桌子 道:“你撒谎!”
请问:警察为什么这么说?大 毒枭的话有什么破绽?

TOP

著名收藏家古兹曼有一枚稀有 的古钱币要拍卖,为了安全起见, 他邀请沃森探长陪他一同前往。没 想到,下午当沃森探长如约赶到古 兹曼家时,呈现在他面前的竟然是 古兹曼的尸体,他被钝器击中,死 了不到半个小时。
沃森翻转古兹曼的尸体,发现 上衣领口处有一枚绿色三叶形的徽 章,徽章后面有一样东西闪闪发光, 仔细一看,正是那枚古钱币,藏在 徽章的夹层中。沃森将古钱币放回 原处,又把尸体脸朝下翻回原状, 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死者身上外翻出 来的衣兜。


当他来到厨房时,死者的侄儿 汤姆也赶到了现场,惊问这究竟是 怎么回事。沃森从橱柜里取出一个 茶叶罐,打开盖子让汤姆拿着,然 后一边从罐中取茶叶,一边说:“今 天早上,你叔叔打电话叫我下午陪 他去拍卖古钱币,很显然,凶手抢 到了我前面。看来凶手搜遍了尸体, 却一无所获,因为你叔叔没有把古 钱币放在衣兜里
沃森停顿片刻,将水壶放在炉 子上说:“你替我把它拿出来,它就 藏在叶子下面。”汤姆立刻放下手中 的茶叶罐,离开厨房。过了一会儿, 他从叔叔身上找到了古钱币。
“为什么要杀死你叔叔?”沃森 厉声责问汤姆。
沃森探长为什么认定汤姆就是 凶手?

TOP

管道工杰森结识了有钱的寡妇 莎欧,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并结婚。 但其实,杰森并不爱莎欧,他之所 以和莎欧结婚,完全是冲着她的巨 额财产来的。
为了攫取莎欧的财产,杰森残 忍地将妻子勒死,并伪装成上吊自 杀的假象。尸体被绳索吊起来,悬 在半空中,脚离地面40厘米,梳妆 台的圆椅翻倒在脚下。从现场来看,
死者是赤脚蹬翻圆椅上吊自杀的。 然而,第二天尸体被发现时,负责 现场勘察的警官只看了一眼那个圆 椅,就断定这是一起伪装成自杀的 凶杀案。
那么,杰森到底留下了什么破 绽呢?(注:圆椅的高度是45厘米。)

TOP

辛妮说,只有安德鲁先生要了一杯 咖啡,是装在一个纸杯里的。
警察在辛妮的废纸篓里找到了 这个装咖啡的纸杯。辛妮说,安德 鲁先生端着咖啡杯走进勒布朗先生 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把杯子留在 了她桌子上,她顺手扔进了废纸篓。
经过化验,毒刺上面没有任何 指纹,而纸杯上则留着安德鲁的指 纹。警察随后传讯了辛妮,指控她 谋杀了勒布朗。你知道这是为什 么吗?

TOP

报社记者山本慎太郎因曝光黑 帮贩毒内幕,得罪了山口组。组长 一怒之下,决定派人干掉山本。新 人池田主动请缨,表示愿意承担此 次暗杀行动。
“你对你的能力有把握吗?”组 长问。
"放心吧,这种事情我不是第一 次干了。”面对组长的质疑,池田自 信满满。
“那好。记住,干得漂亮点,要 让人误以为这是一起意外事故。”
池田领完任务,兴致勃勃地走 了。几个小时后,他若无其事地回 来了。
“没出什么纸漏吧?”组长问。
"没问题,滴水不漏。组长您太


爱操心了。”池田满不在乎地答道。
组长赞许地点了点头。可是,
第二天早上,山本慎太郎的死亡报 道出来了,警方断定这是一起谋杀 案,并开始立案侦查。组长的肺都 快被气炸了,马上将池田叫到跟前。
“**!看看这篇报道,你究竟 出了什么纰漏?”
“没什么漏洞啊。我一到公寓, 就碰到酒醉而归的山本。我用手枪 柄朝他头上猛击过去,他当场就昏 过去了。然后,我把他搬到车上, 从海边的悬崖上连人带车推进海里。 那个地方人称死亡崖,每年都会发 生多起汽车坠崖事故,所以不会有 人怀疑的。”
“你用的是谁的车?”
“偷来的。一个人喝得酩酊大 醉,偷了别人的车兜风,从那个悬
崖上翻下去,是不会有人怀疑的, 况且也没有目击者。”
"你让他坐在驾驶位上了吗?”
“那是当然的,这点粗浅的常识 我还是有点的。而且我还有一绝活, 用枪柄击打他也不会留下伤痕。总 之,死亡原因毫无疑问是溺水。”
光听池田的口述,似乎也找不 到什么破绽。但组长突然意识到一 个重要的环节,拍着桌子训斥道: “蠢驴,明明是个外行,还充什么内 行,弄成机动车事故就糟了。”
组长为什么这样说?池田究竟 犯了什么错?

TOP

1945年春天,盟军登陆诺曼底 前,美军派王牌特工艾萨克到德军 占领区搜集情报。
艾萨克从飞机上跳伞时,降落 伞不幸出了故障,导致他急速坠落, 当场昏迷。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 躺在一家医院里。那是一间很特别 的病房,床上挂着一面美国的星条 旗,医生和护士都说着流利的美式 英语。艾萨克被搞糊涂了,他到底 被德军俘虏了,还是被盟军救回去 了呢?这家美军医院究竟是真的还 是伪装的?艾萨克必须自己作出判 断。他数了数美国国旗上的星星,


一共是50颗。艾萨克顿有所悟,找 到了答案。
那么,这家美军医院究竟是真 的还是假的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