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阴云密布

星期六晚上,一家乐器行被盗。 盗贼砸碎一扇门上的玻璃窗后人室 行窃,他撬开三个钱箱,盗走一万 英镑,又从橱窗里拿走价值两万英 镑的喇叭,放在普通喇叭盒里偷走。
警方对现场进行了勘察,断定 此案乃熟人所为。经过排查,警方 最终将嫌疑人锁定在凯文、汉森和 罗格三个少年学徒身上,认定他们 三人中肯定有一个是罪犯。
三个少年被带到瓦拉赫警官面 前,桌上放着三支笔和三张纸。瓦 拉赫对他们说:“请你们来,是想请 你们合作,帮我查出真凶。现在请 你们写一篇短文,假设自己是窃贼, 进人乐器行后会偷点什么东西,采 取什么措施来掩盖罪行。好,开始 吧,30分钟后收卷。”
半个小时后,瓦拉赫让他们停 笔,并朗读自己的短文。
凯文极不情愿地读道:“星期六 早晨,我观察乐器行周围,发现后 院最容易下手。于是到了晚上,我 砸碎玻璃窗进去,拿走现金和一个 很值钱的喇叭,然后溜出乐器行。”
轮到汉森时,他说:“我先用刀 在橱窗上划个大洞,这样别人就不 会怀疑是我干的。我也不会去撬三 个钱箱,因为那样会发出响声。相 反,我会拿走喇叭,把它藏在盒 子里。”
最后是罗格,他说:“深夜,我 撬开店门,戴着手套偷走现金和橱 窗里的喇叭。我要用这些钱来买一 副真皮手套,等人们忘记这起盗窃 案后,我再出售这个珍贵的喇叭。”
瓦拉赫听完后,指着其中一人 说:“小家伙,告诉我,你为什么要 干这种坏事?”
请问:这个少年是谁?瓦拉赫 警官是如何识破的?

TOP

上午9点,科尔曼刚走进办公 室,电话铃就响个不停。他拿起电 话,“戴维,戴维……”话筒里传来 妻子辛西娅的抽泣声,紧接着,又 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科尔曼先 生,如果你不想伤害你太太的话, 就拿出50万英镑。10点15分,有 个叫鲍比的人会来找你,把钱交给 他,你就没事了,否则,你妻子 ……”说到这里,电话突然挂断了。

妻子的抽泣声一直萦绕在科尔 曼的耳边,好像鞭子抽打着他。他 匆忙离开办公室,走进一家百货商


店,买了一只蓝色的小皮箱,然后 到银行取出50万英镑,回到办公 室。10点15分,一个男人走进办公 室,恶狠狠地盯着科尔曼说:“我叫 鲍比,快把钱给我!”
“我妻子呢?”科尔曼试探着问。
“她还活着。但如果你报警,她 就没命了。”说到这里,对方眼露 杀机。
鲍比刚离开,科尔曼就往家里 打电话,可是怎么打也打不通。“妻 子该不会……”他越想越后怕,横 下心向警察局报了案。随后冲下楼, 开上车火速往家里赶。当他心急火 僚地回到家中时,看到惊魂未定的 妻子辛西娅平安无事,正与赶来的 警察在交谈。
"科尔曼先生,您太太已经把事 情的经过告诉我,什么一个男人和 一只蓝色的皮箱……但她怎么也说 不清楚。您最好再详细讲一讲,到 您办公室取钱的那个人的外貌特征, 以及您给对方的那只皮箱是什么样 子。”科尔曼忙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 尾叙述了一遍。
夜深人静,科尔曼和妻子辛西 娅一边喝酒,一边亲切地交谈着。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嗖”的 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给警察局打 电话。
“戴维,怎么啦,你发现什么新 线索了?”辛西娅问。
"是的,我请他们来审问你!”
科尔曼铁青着脸说。
“亲爱的,你喝多了吧!”听了
丈夫的话,辛西娅大惊失色。
“我清醒得很,你和那个家伙串
通一气来敲诈我。”科尔曼怒不可遏 地喊道。
科尔曼为什么会怀疑自己的妻 子?他发现了什么破绽?

TOP

墨西哥贩毒组织雇用日本职业 杀手佐藤一郎,枪杀美国一位众议 员。为了寻找目标,尽快动手,佐 藤化装成一个中东阔佬,留着一脸 大胡子,在得克萨斯州的海滩找了 一个月,终于找到目标,并顺利完 成枪杀任务。为了安全,他必须在 两天后回到日本。
在前往机场前,佐藤将自己的胡 子剃得干干净净。在去机场的路上, 他的车被一个检查站拦下。当他出示 自己的护照时,检查人员笑着说: “先生,您还是留大胡子好看。”
“你搞错了,我从来不蓄胡子!” 佐藤严肃地辩解道。
“你还是跟我们回警局,好好交 代你在得州海滩的经历吧。”
那么,警方是如何认出佐藤 的呢?

TOP

一大早,孔茨夫人就站在门口 迎接匆匆赶来的神探亨特。亨特刚 走上台阶,孔茨夫人就神色慌张地
说:“亨特先生,我们家被盗了。” 当他们走进客厅时,热气腾腾
的早茶已经准备好,亨特岬了一口, 不紧不慢地说:“夫人,您别着急, 先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吧,到底丢了 什么东西?”
“就丢了一个古董花瓶,别的东 西都没少。我本来打算把它卖了, 上周刚给古董商打过电话,我们约 好今天下午拿过去给他们鉴定,没 想到却被贼给偷了。”孔茨夫人 答道。
“都有谁知道您打算卖花瓶这件 事情?”亨特问道。
“除了家里人和几个朋友外,女 佣、管家和厨师也知道。”
“那好吧,看来我需要和他们分 别谈一谈。”亨特说。
女佣奎娜是第一个来上班的, 听说花瓶被盗后,她很吃惊:“听说 夫人要卖花瓶,我还挺高兴,那不 过是件**,真不知道谁会去偷, 最多也就卖20美元,根本不值 得偷。”
管家说:“我每次经过那个花瓶 时都很小心。那东西可值钱了,又 有年头又精美。”
厨师听说家里被盗也很吃惊: “啊,他们只偷了花瓶?要是我,连 银质餐具也一块儿偷走。对了,家 里还有几幅画也很珍贵……”他话 还没说完,就被孔茨夫人狠狠瞪了 一眼。


“是啊,如果是你,肯定会偷更 多的东西。”亨特接过他的话继续说 道,“好了,我想我恐怕得把奎娜带 回去再仔细盘问一下。”
亨特为什么会怀疑女佣奎娜?

TOP

一天晚上,莱曼正在自家别墅 的浴缸中洗澡,突然一个凶手闯人 浴室,此人是莱曼请到家里来做客 的朋友。凶手把莱曼的头按在浴缸 里,莱曼拼命反抗,怎奈凶手力气 太大,他的反抗根本就无济于事。 不一会儿,莱曼就溺死在浴缸里=
看到莱曼不再动弹,凶手将他 的尸体用水冲洗干净,替他穿上泳 裤,再把他的尸体搬到游泳池,扔 进池里。随后,凶手抹掉浴室里所 有的指纹,躺在别墅里安然睡去。
第二天,凶手若无其事地报警, 称自己的朋友在游泳时溺水而亡。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警方看 过法医的尸检报告后,立刻将他抓 捕归案。
那么,警方怎么会知道莱曼不 是在游泳池溺水而亡的呢?

TOP

备收拾东西回家,突然接到报警电 话:“洛杉矶银行遭人抢劫,三个蒙 面歹徒抢走十几万美元现金,然后 开车逃离现场。”放下电话后,洛克 和几名警察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办公 室,跳上警车,向洛杉矶银行疾驰 而去D
一路上,行人和车辆听到警笛 声,纷纷主动避让,眼看就要到达 目的地,却听到前方也传来警笛声, 定睛一看,一辆救护车停在马路中 央,旁边围着很多人。洛克探长跳 下车一打听,原来有个男子在横穿 马路时被车撞得头破血流,正好这 辆救护车路过此地,人们就把它拦 下来,谁知道车上的医生却说另有 任务不肯相救,于是双方在马路上 吵了起来。
洛克探长马上对医生说:“救 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请马上救 人,再耽搁下去,病人恐怕就没命 了!”医生没有办法,只好冲车里 招了招手,叫另外两名医生把伤者 抬上担架,推进救护车里。就在他 们关上门的一瞬间,洛克看到伤者 头朝外,脑袋上流着血。他拍了拍 脑袋,大叫一声:"我们上当了!” 然后立刻掉转车头,向那辆救护车 追去。
那么,洛克探长为什么要去追 那辆救护车呢?
下班时间到了,洛克探长正准


哈珀警官为什么断定泰勒就是 杀人凶手?

TOP

赤尾是新世纪租赁公司的财务 骨干。不久前,他迷上一个女招待, 为了养活她,不惜挪用公款。眼看 财务审计的日子就要到了,再不采 取行动,侵吞公款的事情就会败露。 为了洗脱罪名,赤尾精心策划了一 个方案——干掉同事细川,然后伪 装成畏罪自杀。
这天晚上,赤尾来到细川的单 身公寓。细川正愁没人聊天,一个 人在家喝闷酒。
"你也来一杯吧,这白兰地可是 别人从国外带回来送我的。”
“行,少来一点吧。”
细川从碗橱里拿出一个酒杯, 给赤尾满上。接着,又要往自己还 剩大半杯酒的杯子里倒,赶巧瓶子 空了,便从碗橱里又拿来一瓶。趁 这工夫,赤尾迅速将剧毒的氰化钾 投人他的酒杯里。毫无察觉的细川 打开瓶盖,往自己的杯子里又倒了 一点酒。
“干杯!”两人一起喝了起来。 细川只喝一口,便手捂胸口,痛苦 地倒在桌上。那个装白兰地的空酒 瓶也被他碰倒,落在地上摔碎了。 赤尾见状,马上冲到厨房,将自己


用过的杯子洗干净,放到碗橱里, 桌上只留下细川的酒杯和刚开过盖 的那瓶白兰地。
赤尾决定把摔碎的酒瓶用塑料 袋装起来带回家去。这样一来,新 开的酒瓶和喝剩的酒杯上就只有细 川的指纹,即使没有遗书,也会被 认为是因为害怕贪污败露而服毒自 杀的。
一切安排妥当后,赤尾悄悄离 开细川家。路上没有撞见任何人, 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甚至连 装毒药的小瓶子,也印上了细川的 指纹,装在他的口袋里。
第二天,就在赤尾为自己的杰 作而暗自庆幸时,报纸上却刊出了 细川死亡的消息,而且警方认定是 他杀,已开始立案侦查。据说,酒 杯里的白兰地就是他杀的证据。
赤尾怎么也想不通,那酒杯里 的白兰地明明是细川自己打开瓶子 倒进去的,怎么就会成为他杀的证 据呢?
赤尾到底什么地方疏忽了?你 能告诉他吗?

TOP

琼斯欠席格很多钱,眼看着无 力偿还,遂起了杀人灭口的念头。
一天,琼斯邀请席格去他家喝 酒,并在酒里放了安眠药,席格喝
下后不久就昏昏沉沉熟睡过去。琼 斯用绳子将席格捆起来,将他的头 按在事先准备好的一桶水里,使其 窒息而亡。为了伪造不在场的证据, 琼斯马上去酒吧喝酒,两个小时后 回到家中,将席格的尸体运到海边, 拉开席格的裤子拉链,将他从悬崖 上推人大海。这样一来,大家会误 以为席格是在海边小解不慎掉进海 里的。琼斯完事后看了一下夜光表, 时针指向晚上11点15分。
第二天,席格的尸体被发现, 法医鉴定后认为,席格之死不是意 外,而是被人谋杀。
请问:法医为什么会得出这样 的结论?(注:席格戴着手表。)

TOP

一天晚上,大律师培根在家中 独自饮酒。突然,一个刺客闯了进 来。“对不起,大律师,你的末曰到 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 准了培根的脑袋。

“朋友,咱俩无冤无仇,是谁派 你来杀我的?”培根若无其事地 问道。
“这个你不必知道。”
“好,我出三倍的价钱,你看怎 么样?”
刺客一听有三倍的出价,立刻 露出了贪婪的目光。培根见状,拿 出一个酒杯,斟满后递给对方,略 带调侃地说:“要不要来一杯?喝酒 不影响你开枪的技术吧?”
刺客举起酒杯喝了下去。培根 接过酒杯,走到保险柜前,说:“钱 就在保险柜里,我现在就拿给你。” 刺客用枪顶住培根的后脑勺说:“不 要耍花招,否则让你脑袋搬家D”
培根打开保险柜,取出一个厚 厚的信封放在桌上。就在对方伸手 拿信封的一刹那,他迅速将保险柜 的钥匙和酒杯放进保险柜中,锁上 柜门。这样,保险柜就打不开了。
刺客一惊,打开信封,发现里 面只有一些旧票据,不禁恼羞成怒, 正要发火,培根转身笑道:“你开枪
吧,就算你把我杀死后逃离,也一 定会被抓捕,因为你留下了证据。”
刺客见事已至此,只好落荒而 逃。你知道刺客留下了什么证据吗?

TOP

特里是镇上有名的地痞,他总 是欺负当地的百姓,弄得民怨沸腾。
一天,特里被人杀死在家中。 警察接到报案后,立即赶赴现场。 特里的尸体就躺在他家后院的地上, 身中数刀,现场有搏斗的痕迹,血 溅得到处都是。警察立刻询问了周 围的邻居,可邻居们都表示自己什 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
这时,弗雷探长对其他警察说: “很明显,他们在撒谎。案发时至少 有三人在附近,我们应该尽快找他 们谈谈。”
弗雷探长首先找到乔尔,他刚 刷完家里的门廊。乔尔是个面善的 年轻人,在和探长握手前,他在干 净整洁的牛仔裤上擦了擦自己的手。 弗雷注意到,他的腰上别着一部录 音机,脖子上还挂着耳机。"整个上 午我都在外面刷门廊,什么也没看 到。”他很抱歉地说。
接下来是巴瑞。他的花园与死 者的花园只有一墙之隔。“我一直在 锄草,进进出出好几趟。”他的手上 沾满了泥土。“期间,我曾回屋开过


空调,命案一定发生在那个时候。” 第三个人是奎德,一个大腹便
便的中年人。他对弗雷说:“我当时 正在梯子上擦玻璃弗雷看到他的 T恤还是湿的,从奎德的院子,可以 俯视死者的院子。“我从来不往特里 家看。案发时,我正在考虑别的问 题,什么也没看到。”
三个人全都不配合,但聪明的 弗雷探长却转身对同事说:“乔尔就 是我们要找的人。”
弗雷是怎么知道的呢?

TOP

一天晚上,警方接到报案,一 名男子在家中毒身亡。据死者的弟 弟讲,被害人两个小时前出席了一 个宴会,因为多喝了几杯,所以由 弟弟开车送他回来并留下来照顾他。
在这期间,死者的弟弟为了醒 酒,给他沏了一壶茶。警方勘查现 场时发现,房间里除了死者和他弟 弟外,没有第三者来过。壶里的茶 水也化验过,确实没有毒。初步怀 疑是在宴会上吃了有毒的食物。
布伦达警长亲赴现场,督导办 案。他来到桌边,揭开茶壶盖看了 看,发现里面有半壶茶水,上面漂 着一些茶叶。他把壶盖好,转身问 在场的警员:“茶壶上的指纹提取 过吗?”
“取过了,只有死者和他弟弟的 指纹。”
“这么说,凶手就是死者的弟 弟,把他抓起来!”警长毫不犹豫 地说。
聪明的读者,你知道布伦达警 长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吗?

TOP

夏日,龙卷风袭击了小镇,一 名少女在龙卷风中丧生。
警察接到报案后,立刻赶赴现 场。死者名叫伊莲,躺在路边的排 水沟里,后脑勺上有一道伤痕,在 干涸的水沟里,还残留着一些均匀 的圆形血迹。不远处,有一根带血 的木桩。种种迹象表明,这是龙卷 风卷起木桩,又砸到伊莲的头上。 警察很快得出了结论。
“是我的错,”伊莲的表哥凯文 说,“当时伊莲在我家,起风时,她 说要回家看看,我不让她走,说有 龙卷风,可她执意要走。如果我把 她留下,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伊莲的男友奈特曾经到处找她, “昨天我们大吵了一架,她一赌气就 跑了,我到处找她都找不到,打电 话也不接。”奈特伤心地说。
发现尸体的是伊莲的母亲,她 噙着眼泪说:“我当时正要去凯文家 接我女儿,狂风吹得我寸步难行,


我只好沿着排水沟往前走,这样会 好走一些。我都没注意到女儿的尸 体,要不是被绊倒,我真不敢相信 我的女儿已经死在排水沟里。”
听完三人的叙述,警察将这起 事件定性为自然灾害,但细心的罗 林警官却发现了一丝线索,由此认 定伊莲乃他杀,而不是死于自然灾 害,并根据三人的话推断出犯罪嫌 疑人。
聪明的读者,你知道罗林警官 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吗?
谁知道,我早上醒来时,却发现 ……”用人在一旁抽泣着说。
"有没有什么药物会导致心肌梗 死?”布莱克转身问法医。
“当然有,不过……”法医疑惑 地答道。
“既然这样,我们先把这个用人 抓起来。丹诺是被人害死的。”布莱 克肯定地说。
布莱克为什么断定大律师丹诺 是被人害死的?

TOP

枪响时,酒吧里只有乔治一个 顾客。他刚呼了一口咖啡,就看到 三个人从对面银行跑出来,穿过马 路,跳上一辆等在路边的汽车。
不一会儿,一个修女和一个司 机走进酒吧。
“二位受惊了吧?”乔治友好地 打招呼,“来,我请客,每人喝一杯 咖啡。”
两人谢绝乔治的好意,修女要 了一杯咖啡,司机要了一杯啤酒, 三个人谈起刚才的枪声和飞过的子 弹,偶尔喝一口杯中的饮料。这时, 街上响起了警笛声,劫匪被抓住了。
乔治走到窗前看热闹,当他回 到吧台时,修女和司机再次谢过他, 然后起身离去。
乔治看了看身旁空空的座位和


:杯子,发现咖啡杯的杯口处隐约有 些红色,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声叫 道:“噢,这两个家伙是刚才银行抢 劫案的帮凶!”说完赶紧打电话 报警。
请问:是什么引起了乔治的 怀疑?
撒谎,是她捆上自己的手脚,谎称 蒙面歹徒作的案。”布朗警官从现场 发现了蛛丝马迹,于是说出了这番 肯定的话。
那么,布朗警官在现场到底发 现了什么证据?

TOP

夏夜,梅姑潜人益川博士家后 院伺机作案,可等了很久,仍不见 一楼书房的灯熄灭。
“该死,要等到什么时候?也不 知道早点睡觉!”梅姑等得有些不耐 烦。蚊子一个劲儿地叮咬她的脸和 胳膊,她用手不停地拍打着。
直到凌晨一点,书房的灯才熄 灭,益川上了二楼。梅姑见灯灭了, 偷偷打开书房的窗户,钻进室内, 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到益川的研究论 文,用照相机拍下来,然后将论文 放回抽屉里,悄悄地按原路返回。 不愧是惯犯,作案时没留下脚印、 指纹等任何痕迹。
梅姑自以为天衣无缝,吹着口 哨回到家。可是第二天,河野警官 就找上了门。
“潜人益川家偷拍论文的人是你 吧?”河野开门见山地问。
“话可不要乱说,你有什么证 据?”梅姑故作镇定地反问道。
“你的血型是B型Rh阴性吧?”


“是的,那又怎么样?”
"这种血型非常少见,每2000 个人中才有一个。很不幸,它留在 了益川博士家的院子里,这可不是 你这样的惯犯应该出的纰漏呀。”
听完河野的话,梅姑大吃一1凉, 自己潜伏在益川博士家时,别说身 上有擦伤或流鼻血,就连呼吸声也 控制得很好,怎么可能在院子里留 下自己的血液呢?
那么,梅姑到底出了什么纰 漏呢?

TOP

美国总统罗斯福曾当过私人侦 探。一天晚上,罗斯福接到考古学 家卡恩的电话:“罗斯福先生,不 好了,古代玛雅文明的黄金假面被 盗了。我已经派秘书去接您来 所里。”
两个小时后,秘书驾车来到罗 斯福家,罗斯福立即上了车。秘书 一边开车,一边向罗斯福讲述:被 盗的黄金假面是从墨西哥尤卡坦半 岛的古代玛雅金字塔里发掘出来的, 现为亿万富翁艾什顿所有。卡恩博 士为了研究才将它借来。汽车在路 上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抵达卡恩博 士所在的研究所,此时已经是深夜 11点钟。
秘书请罗斯福在客厅稍事休息,
自己上二楼去请卡恩博士。罗斯福 刚要坐下,就听到楼上传来惊叫声: “哎呀,不好啦,博士自杀了!”
罗斯福大吃一惊,奔至二楼, 只见天花板的铁管上拴着一根绳子, 博士的头颈套在里面,用来垫脚的 椅子倒在脚下。屋里除了写字台、 书柜外,还有一张铺着电热毯的 木床。
“他大概是感到黄金假面失窃, 责任重大才自杀的吧?”秘书哆嗦 着说。
罗斯福摸了摸死者的面颊和手, 发现尸体还很热。他感到很奇怪, 屋里非常寒冷,死者的体温为何与 生前一样?这样的体温表明,博士 死去的时间不超过一小时。
死者会不会留下什么遗嘱,罗 斯福边想边检查博士的口袋,发现 里面有半块没吃完的巧克力,但已 经融化了。他看着巧克力,沉思片 刻,转身对秘书说:"你就是凶手! 你在开车来接我之前,先将博士杀 死,然后伪装成上吊的样子。偷走 黄金假面的也是你。”
罗斯福为何断定秘书就是凶手? 秘书又是如何杀死博士的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