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深刻你就信了?信“鸡汤”的人认知能力更差

看着深刻你就信了?信“鸡汤”的人认知能力更差

(Stellasun/编译)语言拥有鼓舞人心的力量,就算是含混不清、故弄玄虚、看似深刻但毫无意义的语言也能。
就比如说 “整体使无尽现象静默”这句话吧。这句话是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实际上,它就是网站随机生成的。许多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一点,或者转念一想也能发现。但事实是,可能会认为这句言之无物的废话意义深刻的人,数量却十分惊人。
“有很多人就是很吃看似深刻的胡说八道这一套。”戈登•彭尼库克(Gordon Pennycook)说道。彭尼库克是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一位博士生,他的研究方向是为什么有些人就是比别人更好骗
彭尼库克和一支来自滑铁卢大学的研究团队开展了一项新的研究,研究分为四部分,目的是衡量人们有多容易相信胡说八道。“整体使无尽现象静默”就是研究中用到的随机生成的句子之一。彭尼库克用到了一个网站——站名本身(Bullshit)就取自网站生产的内容——来生成语句样本。
比如这个,“你与我,是量子之汤中的织梦人。”图片来源:http://sebpearce.com/bullshit/
在第一部分中,他们要求300位被试者为随机生成的句子的深刻程度打分,1分最低5分最高。被试者们不但打出了2.6的平均分,说明他们认为这些句子至少“有些深刻”,而且还有四分之一的被试者打出了3分或以上的高分,这意味着他们认为这些句子的确意义深刻,甚至非常深刻。
在第二部分中,彭尼库克使用了真实世界中的例子,他从灵修导师狄巴克·乔布拉(Deepak Chopra)的推文中摘取了一些被人们认为含混不清、言之无物,但看似深刻的句子(比如:“自然是意识自我调节的生态系统”),和第一部分中随机生成的句子混在一起。“被试者们认为推文的深刻程度和随机生成的句子差不多,”彭尼库克说,“所以,他们看穿这两种胡说八道的能力一样糟糕。”
“神是对的,而且一直都是。因为事实上,神就是爱。”这位现实中的胡说八道生成器狄巴克·乔布拉是美帝著名神棍,主张“身心调和”、“心灵意志主导一切”、冥想治病等等。图片来源:spiritual-artwork.org
在第三和第四部分中,研究人员加入了一些平淡无奇的说法(比如,“大部分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和广为流传、往往被认为意义深刻的格言警句(比如,“水滴穿石,贵在坚持”),来确保人们不是看到什么都觉得深刻。平均而言,人们的确倾向于给真正深刻(或者至少相对深刻)的句子打出最高的分数,但许多人并没有这么做。四分之一的被试者把最高分打给了看似深刻的胡说八道。
人们究竟为什么会从含混不清的流行语,以及合乎语法但完全随机的句子中看出意义来,具体原因还不清楚。有些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不理解某句话的原因,其实是这句话根本没什么可理解的。或者,他们对自己听到或读到的东西不够有怀疑精神。
那些更倾向于相信看似深刻的胡说八道的人们中,有一些共同的特征。特别地,在对胡说八道的接受程度之外,研究者们还测试了参与者们其他方面的个人特征,并描述如下:
“倾向于相信胡说八道的人较不擅思考,认知能力(即语言智力、流体智力和计算能力)较低,更容易产生本体困惑(即相信没有实证证据支持的事物)——比如祈祷能治病,也更容易相信阴谋论、宗教和超自然现象,更倾向于支持补充医学和替代医学。”
“我觉得很多人什么都愿意信,”彭尼库克说。“他们对自己听到和读到的东西太没有怀疑和批判的精神了。”
彭尼库克并不是第一个对胡说八道的流行和效果产生兴趣的人。还有许多人也做了同样的事,这其中就包括普林斯顿大学的哲学家哈利•弗兰克福特(Harry Frankfurt),他在一篇写于2005年的文章,以及同名文集《关于胡话》(On Bullshit)中,探讨了胡说八道在当代社会中的重要性。但彭尼库克的角度相当独一无二。其他人关注炮制胡说八道的人的动机,而彭尼库克则专注研究使人们更容易相信胡话的因素。
“这些结果都还十分初步,但这篇论文、这项研究的真正意义,不仅仅在于展示出许多人愿意相信他们本不该相信的东西,研究还表明,的确有个不错的方法,能够衡量出人们对胡说八道的接受程度究竟如何。”他说。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知道你的朋友到底有多好骗,就试试让他们读几句毫无意义的废话,然后让他们谈谈觉得这些句子有什么意义吧。(编辑:Ent)
                       
转自果壳网博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离岸 蛋蛋币 +10 蛋蛋网感谢你的贡献^_^ 2015-12-5 23:27

TOP

那一年,阳光正好洒在你的脸上,就像社会主义建设春光洒满地。。

TOP

风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就像空气无所不在

TOP

这类句子难道不是法国哲学的典型风格么
不赞同扯淡即无效的观念,哪怕研究者是用看起来很科学的方法做出的实验。在电脑合成之前,人们已经学会利用看起来含义模糊的句式——不管词语含糊或不含糊,不管当真是用这类句子表达自我或社会化或单纯筑造文字空间。

看到
引用:
“倾向于相信胡说八道的人较不擅思考,认知能力(即语言智力、流体智力和计算能力)较低,更容易产生本体困惑(即相信没有实证证据支持的事物)——比如祈祷能治病,也更容易相信阴谋论、宗教和超自然现象,更倾向于支持补充医学和替代医学。”
…… 原来作者自己鄙弃神叨叨,是为了下定论:但凡语言使用有界限的地方,那一定是一群脑子不够用的人扎堆了。

认知水平差、社会化程度极低的弱智,如吾,表示既不懂实证,又不懂超自然、超现实……

然而,依照:“网站随机生成”=无目的无意义;要得出结论:人类类似的话语=无目的无意义;乃是不是还得证明人类类似话语的生成方式=网站随机生成? 人类说着这类叨逼叨的话,远在计算机句子制造术之前,时间就颠倒了。虽然不能说计算机语言或者网站语言是否在模仿人类语言,但人类语言咋成了模仿计算机? 再说了,(条件)句子制造者的无目的,并不等于句子本身无意义。尤其是对句子阅读者而言。

才不信看起来确凿可信的“科学”研究。

——————————

我真是闲的蛋疼。
不学无术,洋洋得意。萨福,你漂亮吗?今晚我们不说教。
比利提斯之歌

TOP

主要是精神的安定吧
秋日无边的寂静里
想和你往同一个方向眺望
捕捉原野上每一缕调皮的风声
我一直在这里
等风,也等你。可是,你是谁,又在哪里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