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莲蓬鬼话】梦魇24楼-真正的恶梦就发生在你我身旁

  2. 9:30 “初夏”

  “再见,夏天。我很想你。”萧羽将最后一句话打上标点,标注日期,2013年5月12日,结束了这一封信件。他又认真检查了一遍电子文档,确认没有什么问题,才点击了页面上发送的按钮。
  “您的邮件已发送成功!”网页上出现了这句话,窗口自动跳转到初始页面,从数字上看,这个邮箱已经发出了四五百封邮件。
  萧羽习惯性的打开收件箱,按了几下接收邮件的按钮,又刷新了几次页面,不过里面并没有新的信件,里面最晚收到的一封信,日期还是一年前。这很奇怪,这个被他频繁使用的邮箱,近期竟好像再也没有收到过一封邮件,而左侧信息栏中的联系人,也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昵称叫作“夏天”。

  夏天是萧羽喜欢的女孩子,二人曾是很好的朋友,从大学时代就是。然而隐藏在普通关系之下,萧羽对她抱有强烈好感,他曾经表白过,可惜被夏天拒绝,她曾经说过感情会有很多种,也许二人之间的定位,并非是恋人最合适。从此以后,萧羽与她保持着小心翼翼的关系,很近也很远,直到夏天失踪的那一天。
  一年前的某一天,同在一个城市,一直有所往来的夏天忽然失踪了,从此电话无人接听,邮件无人答复,她再也没有音讯。萧羽不认识她的家人,因此也就无从打听,而夏天曾暂时居住过的地址也已经人去屋空。萧羽去向所有可能认识夏天的同学、朋友打听,几乎没有人有她确切的消息,有人说她出国了,有人说她在别的城市,总而言之,没有人再见过她。
  夏天就像是四季之中的夏末时节,在一阵秋雨之后,消散的无影无踪。

  曾有朋友略带嘲讽的推测,一定是夏天对萧羽避之不及,故意中断了联系。但萧羽不信,他了解夏天,认为她不可能那样做,若她不想继续来往,一定会当面说明。萧羽想到过很多可能,甚至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但他无法向警方求证,因为他并非是夏天什么亲属,如果贸然为之,而夏天其实又根本没事的情况下,一定会给她带来很大的麻烦。。。
  后来他终于不再寻找,而是将感情封闭在内心之中,每一天,他都会给夏天写一封信,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他认为夏天一定在什么地方,她可以,或者早晚会看到那些信,只是此刻,她还不能回复罢了。

  “忘了告诉你,你知道学校里那些海棠都开了吗?上学的时候,我们经常从那里经过,有时候刮风,树下就下起花雨,那是个浪漫的时节。现在也是,真想带你去瞧瞧。”上一封发送完毕之后,萧羽又想起一些事情,于是撰写了第二封。生活之中的点滴琐事、细微感悟都会成为信件的内容,长也不会太长,有时候仅仅是寥寥数语,但萧羽就是觉得,这样做,仿佛能和夏天保持着某种交流。。。

  关闭邮箱,萧羽倚在宽大的电脑椅中,想着什么事情,显示屏上又弹出网页,萧羽本想关闭,却被标题吸引,原来那是近期在本市举办的名为“情迷巧克力”的主题展览。他于是登录进展览的官方网站细细阅读。。。
  据称会有来自全世界四十多个国家的上千种巧克力产品,在现场展示销售,其中,更有法国著名甜点师傅制作的一款叫作“玫瑰之夜”的巧克力,99%纯黑巧克力,加上天然玫瑰花,形成非常独特的口感,“会让人想起暗香四溢的仲夏夜花园”,介绍中是这样说的。看到“夏”,萧羽忽然想起了夏天,是的,她最喜欢吃黑巧克力,各种各样的,她不喜欢任何其他零食,但每次萧羽带来黑巧克力,都会让她像孩子般欢乐。黑巧克力,像是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幸福感。。。
  他心中琢磨着这句话,然后忽然起身,关闭电脑,拿起车钥匙走出门去。今天是展览的最后一天,一定要买来“玫瑰之夜”,等到夏天回来,就送给她。。。

  5月中的北京已经相当炎热,希望展览馆里不会太热吧?不然巧克力岂不是都要化掉。。。会有许多情侣去逛逛的,自己这样孤身一个人前往,会被人觉得很奇怪吧。。。如此胡乱想着一些事情,萧羽坐进了汽车里,关闭车门,系好安全带。
  这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上午,空气也如此普通,可就在其中,似乎有什么不普通的东西,萧羽察觉到气氛异样可是没有在意,就在他准备打开车载音乐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白光,突袭了他的视野。光线一闪而过,而萧羽觉得自己突然被什么吸引,向着前方飞速俯冲过去,几秒钟后,茫然不知所措的他,出现在了雪中巴黎的街头。。。

  (待续)
宅若久时天然呆,腐到深处自然萌~❤

TOP

  3. 13:15,“逃亡”

  到底是梦吗?5月份的巴黎应该气候宜人吧,怎么还在下雪??这是梦,是梦对吧?一定是这样的,我还睡着,天那我睡着了自己还不知道。。。萧羽这样对自己说着,发疯一样开始撕扯头发,拼命拧着自己的胳膊,在旁人看来,十足疯子的举止。然而那种肌肤裸露在冰天雪地里的寒冷感觉,与自己皮肉的痛感交织在一起,显得无比真实。这不可能是假的,这一切太真实了。这里的街道,这里的人群,这里的一切一切,包括头顶的天空。。。梦中是很难看见天空的,梦境是碎裂而含糊的,不可能有太多具体内容,可这里,这里!!

  萧羽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哈气在面前形成阵阵白雾,与此同时,他的脑筋也在飞速旋转:虽然不知道如何解释,但看来这是真的,一切就真如通俗小说里面的狗血剧情,自己凭空穿越到了地球上另一个城市!这该怎么办,这如何是好。。。他摸着自己单薄衬衣的口袋,行的匆忙,竟然什么东西都没带在身上。

  “找警察吧!”
  这个念头一下子跃了出来。对,现在这个时候,不是正应该求助警察吗?自己曾经在法国留学,因此语言不成问题,身无分文的外国游客,警察应该会比较礼貌的对待吧?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回过头,向身后眺望,恰好见到刚才差一点撞到自己的司机,正与赶来的交通警察说着什么,一边比划,一边指向自己的方向,那警察面目阴沉的向萧羽望来,萧羽见他按着手中的对讲机说了几句什么话之后,开始朝自己走来。

  正好,这警察来的正是时候,去找他说个清楚,就说。。。萧羽本想迎着警察走过去,他把手插在空空如也的口袋里,突然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愣了片刻,一种强烈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不对,不对。。。我要怎样向警察说起?我现在不仅身无分文,就连身份证明都没带,签证之类的东西更是想都别想。难道他会相信所谓时空穿越之类的话吗??萧羽一下子出了一身冷汗,站在寒风中,更觉恐慌起来。那警察,一定会当自己是没有身份的偷渡客,被抓到警察局,可就什么都说不清了!!

  “哎,你,先生!”警察已经走到几米开外的地方,伸出手招呼着萧羽。萧羽不敢多想,猛然转身,扭头沿着河岸向相反的方向跑去,速度之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那雪花迎面吹来,呼呼的飞进眼中,顾不上了,他想,顾不上了!!
  “站住,站住!!”警察见萧羽逃跑,认定他做贼心虚,甩开步伐追赶起来,一面追一面叫喊,一面气喘吁吁的向对讲机中呼唤支援。

  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萧羽对此地了如指掌,此时的他看也不敢回头看一眼,只是没命的在湿滑的巴黎街头飞奔,那些路人,那些街道的橱窗在他两旁飞速向后退去,而那是他从前长久驻足观看的景物,想不到今天以这种方式重逢。

  转过一条街道,又穿过一道小巷,恪尽职守的警察一直在萧羽身后紧追不舍,萧羽不用回头也能听见他笨重的皮靴奔跑在石板路上笃笃的响声,正当他准备横穿另一条街道,奔向街对面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那里已经出现了另外两个气势汹汹的黑衣警察。。。坏了,他们的帮手来了,这下真的要素束手就擒??正待此时,一个地铁站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萧羽不敢耽搁,就往地铁站里跑去,跑下一段楼梯之后,恰逢刚刚地铁进站,涌下许多下车的乘客,萧羽像是黄鱼一样从人群中挤过,等到好容易从客流中脱身之后,他还能听见警察在不远处大声嚷嚷:“抓住他,抓住他!!”

  于是他径直奔向地铁入站闸机,车票自是不必去买了,他跑到跟前,用手一撑机器,腾空跃入了地铁通道内部,向月台跑去。而此刻站台上已经没有乘客,在提示的蜂鸣声中,地铁门正缓缓关闭。

  “喂!!!”他顾不上许多,向着两扇自动门之间的缝隙直冲过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已经扑进地铁车厢里,摔倒在波纹状的铁皮地板上,而那车门则重重在身后关闭。地铁晃了一下,准时出发了,带着地面上伏地喘息的萧羽和他周围目瞪口呆的乘客钻进了漆黑的隧道中,将姗姗来迟的几个警察,留在了身后遥远的月台上。。。

  (待续)
宅若久时天然呆,腐到深处自然萌~❤

TOP

  4. 13:35,“元旦”

  这下怎么办?自己无意间成为了无身份的人。“若是让警察抓住,大不了是遣送回国吧?可是自己没有证件,人家又怎么知道往中国送呢?就算送到了,海关能进去吗?等所有的手续补齐了,早就不知道猴年马月。如果法国警方不直接遣返,而是送到难民收容所。。。天啊,任何一条道都只能走到黑呀。”萧羽在心中做着各种打算,然而没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这时候地铁进站了,他果断决定就此下车,因为警方很可能已经安排好堵截,时间拖得越长他们的网就铺得越开。

  跟着众人下车的萧羽,依然那么的刺眼,很明显,大家都是一身冬装,唯有他还穿着单薄衬衣,很容易就被别人辨认出来,他尽量不引起人注意,慢慢踱到月台上一条长凳上坐下,一边观察出站口那边的情况,一边想办法。这时候他注意到旁边不远处正有一个工人,在为地铁墙壁上贴着巨幅广告,此刻他正手举长长的滚筒,往墙上刷着浆糊,为了避免弄脏衣服,他将外套顺手放在了一旁的长凳上。萧羽轻轻咳嗽了一声,左右看了看,装作欣赏海报,慢慢蹭了过去,趁着工人不备,手悄悄伸向他的衣服。。。

  萧羽何尝做过这样的事情,手和衣服的距离不过一米,他觉得却有一公里那么长,心中砰砰乱跳,生怕工人扭过头看见。好在那工人相当悠然自得,一面干活一面在听MP3,完全没察觉到身旁人的异常。等到萧羽的手指一碰到那衣服,就立刻将它紧紧抓在手里,拽到怀中,马上转身往出站口方向疾行,一面走,一面将衣服披在身上,心中还在默念:实在对不住了,以后有可能的话,再来还给你吧。。。

  顺利出了车站,萧羽又站在了巴黎的街头,看上去周围并无异样,警察的反应似乎没有预想般剧烈,也许他们以为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蟊贼而已,已经收队了吧。。。萧羽倚在地铁出口外的铁栏杆上,尽可能捋清自己的思路。。。

  “刚才,我在家门口,正准备开车去北京展览馆。。。现在。。。按照时差来说,巴黎应该还在晚上吧?可是天已经亮了,而且还在下雪,这里的气候为何如此反常?看看周围那些人,他们并没感觉到任何异样,可见反常的应该不是他们而是我。。。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打量着来往的路人,然后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它已经坏掉了,指针停在了9:30分自己穿越的时刻。

  与6年前相比,巴黎的一切都是老样子,哪儿都不曾变过,行人,店铺,风景。简直和自己刚离开时毫无二致,甚至就连街头宣传栏上的海报,都那么熟悉。。。萧羽被其中的一副招贴画吸引住了,那是一张演唱会的宣传海报,上面画着一个衣着华丽,留着猫王式样怪诞发型的男子,那是歌手“红宝石路易”吧?当年他可是法国最红的明星,自己留法期间,曾经经历过一次他的歌会,这是准备又开一次了?可这张画,总觉得太过眼熟,怎么文案、美工,都和以前曾经见过的那张如此雷同?萧羽被它吸引过去,走近观看。慢慢的,他的目光聚焦在那演唱会举办的日期上,细看之下,这才哑然失笑,只见上面赫然写着2007年1月6日,法兰西体育馆。原来这本来就是从前的那一张!可当萧羽把目光转移到旁边其他张贴画的时候,笑容却慢慢僵住了,怎么会,怎么会是。。。所有那些日期,大多是07年1、2月间,难道说,这宣传栏自6年前就再也没更新过??

  萧羽倒吸一口凉气,慢慢后退几步,宣传栏里五颜六色的海报,怎么看上去,都是刚刚张贴的上的样子,这意味着。。。他呼的转身,来到旁边一个报刊亭,在临时支起的防雨棚下,摆着几十种各类报刊,萧羽随便抓起一张放在最外侧的《世界报》,只略一浏览,便觉得脑海之中轰然巨响。。。那头版白纸黑字清楚的写着发行日期,2007年,1月1日。。。

  (待续)
宅若久时天然呆,腐到深处自然萌~❤

TOP

  5. 13:44,“追捕”

  2007年,1月1日,是法国的元旦假期,阴冷天气并没有阻止人们购物的热情,商店里依然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这一切对于萧羽来说,根本感觉不到任何意义,他捏着报纸的手臂颓然垂下,只觉得,一切都像凝固了一般,那报纸被风吹着,微微掀起抖动,头版头条上的大字新闻历历在目:《总统接见来访塞内加尔访问团,商谈2007年度对塞援助事宜》。

  “先生,先生?要不要买?”报摊老板见这个人神色古怪,有些担心起来。萧羽像是被他唤醒,没头没尾的问道:“请问您,今天是几号?”
  “几号?您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您没见那些疯狂购物的女士们吗?今天是1月1日,新年快乐!”老板打着哈哈。
  “2007年?”萧羽紧紧追问。
  老板的脸沉了下来,他开始觉得,面前这个人不是脑子不好使,就是故意在找茬,于是收起笑容,冷冷说到:“当然,2007年,而且还是在地球上。您还有什么问题?报纸还要不要??”

  萧羽抓起报纸扔回他面前,转身冲出防雨棚,在路上狂奔起来,直到跑得实在跑不动,才扶着一面墙壁,把头抵在石头墙上,痛苦的思量着:一切都混乱了,空间,时间,都混乱了。。。他竟在不知不觉之间,回到了2007年的法国!等一下,一定是哪儿出了问题,一定是。。。他用手捋着湿漉漉的头发,手指也在微微颤抖。。。

  2013年5月12日,自己正在北京的家门口,准备出行,几分钟之后,他非但穿越数千里空间,还跑到了时间的前面,回到了2007年元旦,这之间竟然倒退了6年之多!而那一年,作为学生的萧羽,明明还在巴黎上学。。。萧羽委屈的扬着头,见那雪花依然在不停飘落。他交叉手臂,将头深深埋藏进去,似乎想要以此方式避开与这个世界的交集。一时间,他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此诡异的事件,已经让他精神濒临崩溃。。。

  “先生!”一只手重重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同时,一个厚重的男人声音传来。正在出神的萧羽被他惊得浑身一震,转过身去,见是一个身穿米黄色风衣,头发有些花白,表情凝重的中年人正站在自己身后,对方把香烟从嘴中转移到手指间,用不太熟练的语调,叫出自己的名字:“萧羽?”

  萧羽下意识地点点头,同时感到很茫然,他在脑海中搜寻自己是否认识这么一位人士,而未等萧羽反应过来,那个人已经闪到一旁,不知从何处冲出三五个身材强壮的法国警察,扭住萧羽的脖子,用力把他推倒在地,然后七手八脚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到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萧羽扭动身体,奋力挣扎。然而,几只乌黑的枪管已经指在了萧羽的额头前面。
  “别动!!”有个人大声喊道。

  萧羽感到反剪在身后的手腕一凉,竟已被锁上上手铐。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再也不敢移动身体,而是扭着脖子,用疑惑而委屈的眼神去看刚才那个身穿风衣的男人,一贯奉公守法的他,何曾见过这个?只是他被一名警察死死用膝盖顶住后心,根本无法起身,因此只能看到那男人膝盖以下的位置。

  那男人猛吸了一口香烟,然后挑衅一样的把烟头扔在萧羽前面不远的地上,萧羽眼睁睁看着一只穿着黑色皮靴的脚伸到自己眼前,捻灭了烟头。然后,男人蹲了下来,凑近了萧羽的面孔,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萧羽先生,游戏结束,你被捕了。”

  (待续)
宅若久时天然呆,腐到深处自然萌~❤

TOP

  6. 15:20,“沉冤”

  萧羽望着他那张显得有些得意,有些狡诈的脸,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嘴唇抖了好久,才问出一句:“你是谁?”
  “我是巴黎警察局特别刑事侦探乌斯洛,你不认识我这没关系,可我认识你。”对方回答道。

  “可,可为什么?”萧羽心中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最可能的就是早些时候那场车祸,交通警通知了移民局,报告了发现有潜在偷渡客的情况。但这依然还有疑问,第一,为何对方居然认识自己?第二,为何移民官司会有刑事侦探出面解决?他想着周围围拢过来的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察,他们这样做,未免太小题大作了吧??

  然后他感觉自己像是动物一般被从背后拎了起来,被什么人推推搡搡的塞进一辆停在不远处的警车。警车一路闪着红灯,沿着塞纳河熟悉的街道,驶向位于西堤岛上的巴黎警察局看守所。。。

  在审讯室里,乌斯洛侦探手插在口袋里来回踱步,耀眼的灯光从写字台上直射过来,照在萧羽的脸上,令他无法睁开眼睛,没有人说话,只有乌斯洛的脚步,和墙上挂的一只石英钟发出的嗒嗒声。这节奏单一的声音,弄得人快要精神崩溃,然而乌斯洛依然不发一言,他似乎在等待萧羽自己坦白什么。

  “好吧,我承认,我没有合法身份证件。。。”萧羽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终于决定开口交代了?”乌斯洛满意的点点头,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萧羽对面,手指在一叠厚厚的卷宗上开始敲击:“而你想从没有合法证件上谈起?”
  “我没有更多可以说的。如果你认为我有罪,那我的罪责就是没有合法证件,并在下午的一起交通事故中逃避警察追捕。我还偷了人家一件衣服,这就是我能告诉你的。。。”

  乌斯洛霍的站起身来,反应之剧烈,非常出乎萧羽的预料,他站起身几乎将折叠椅子带倒。萧羽见他的脸凑到自己眼前,一双灰色的眼珠子瞪着自己,像是要活活吃人一样可怖。所以他不由得往后靠了靠,想要离开对方的气场区。

  乌斯洛表情变得略微松弛了一些,很明显控制住了内心的激动,但,是什么让他这么愤怒?只听他冷笑了两声,又问道:“那么,你认为其他你所做的事情,都属于合法范围了?比如杀人?”

  “杀人??”这下轮到萧羽大惊失色,他才终于明白,刚才为何那么兴师动众的抓捕自己,原来是把自己当作了杀人犯?!
  “不不,我没杀过人,你们一定是弄错了!!”他急忙辩解道。
  乌斯洛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们暂时找不到尸体,你就可以逍遥法外吗?告诉你别梦想了!!我会让你在监狱里住一辈子,以我乌斯洛的名字发誓!!”

  萧羽见状,急忙辩解道:“听我说,警察先生,今天确实发生了很多不一般的事情,但同你想象的绝对不一样,我可以原原本本的告诉你,毫无保留!”
  乌斯洛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仿佛是在猜测对方正在打什么主意,然后他才吐出一个词:“讲!”

  “我不是来自这个世界!”萧羽迫不及待地说了这件事。
  他见乌斯洛没有反应,又继续补充道:“我来自于未来,6年之后!我从2013年的北京,穿越到了2007年的巴黎。我过去曾在这里生活,但无论是过去,今天,还是未来我在北京的时候,我都没杀过人!!”

  听到这句话的乌斯洛,似乎被什么东西迷惑住了,他默不作声的转过身,又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然后才重新坐回到桌对面的椅子上。他眯缝起眼睛,似乎是在仔细端详着萧羽。

  萧羽感觉非常不舒服,于是接着说到:“所以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即将发生的一切,都是我所经历过的,我可以向您保证,萧羽这个人,也就是我,在法国从来没干过任何一件坏事!”

  乌斯洛听到这句话之后,微微笑了起来:“是这样?你来自未来?6年之后的未来?”他头歪了歪,不知想了些什么。然后他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放在嘴边,又去口袋里摸打火机,但翻遍了口袋,都找不到打火机的身影,而且看得出,他的情绪正变得越来越激动,只见他最后猛然从嘴中拿下香烟,放在手里狠狠捏碎,然后重重拍在桌子上,大吼道:“你以为我这几个月来辛苦追踪你的行为痕迹,是在儿戏吗??你以为我是在过家家吗??!你还来自未来?你这混蛋!杀人犯!!”

  萧羽百口莫能辩,他不理解,怎么对方就认定自己是杀人犯了呢?6年前的自己涉世未深,就连在巴黎地铁上逃票这种事情都不敢做,为何会让他误解为是杀人犯呢?一定是认错了人!忽然他想到一件事情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谢天谢地,还好记得这个日子!

  他急急忙忙的告诉乌斯洛:“警察先生,科曼齐,科曼齐您认识吧?让-木兰-科曼齐,社会党的党首?他一月三日,也就是后天将会在电视辩论上战胜现任总统古斯潘,并在3月份当选为新的法国总统!您不信就拭目以待!!”
  乌斯洛眼中,流露出一种极端复杂的神情,像惊讶,像嘲笑,像怀疑。。。他像是为了确认一样,自己重复了一遍:“科曼齐,让-木兰-科曼齐。。。一月三日辩论会。。。法国总统?”
  “是的就是这样!您只需要打开电视机,我们一同等待,那辩论太精彩了,值得记录进史册!最多再过48小时,您就该知道完全抓错人了!”

  乌斯洛垂下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然后他说出了一句话,令萧羽觉得一下子五雷轰顶。他说:“科曼齐,在去年十二月份的一次飞行事故中,当场死亡。他要怎么样,才能去参加你那场活见鬼的辩论会??!现任总统古斯潘???你究竟看不看新闻懂不懂政治??古斯潘去年7月份已经因为献金案丑闻下台了,现在任职的是代总统!!”

  萧羽张着嘴巴,听着对方一字一句把话说完,心中像是滑入无尽深渊。。。巴黎,还是那个巴黎,2007年还是那个2007年,人,还是那群人。。。然而他们做的事情却截然不同,这说明了什么?难道说。。。一个平行的过去?!这不是自己世界的过去,这是另一世界的过去。。。自己好像跌入了弯曲的时光隧道,不但后退了6年,还跳跃到了传说中,所谓的平行宇宙里。。。

  一种无力感在他身上蔓延开来。。。如果这个世界看似和自己世界一样的人们,却在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情,那么这里的萧羽,是不是真的杀过什么人。。。他感到不寒而栗,难道说,自己就要被当作替死鬼,关在巴黎监狱里度过余生吗??

  (待续)
宅若久时天然呆,腐到深处自然萌~❤

TOP

  7. 17:00,“乔装”

  “不,不,我不是萧羽,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不,我是萧羽,但我不是你们世界的萧羽!!”他颠三倒四,手足无措的辩解道,见乌斯洛无动于衷,只好哀号道:“我要见律师,请给我找律师来!!”
  乌斯洛对他已经完全失去信心,认定这是一个极其狡猾的罪犯,于是再度起身,冲门外吩咐道:“把他带走,看管好!!另外联系一下律师,看看什么人会为他辩护,这个刽子手!!”

  萧羽被人从身后推进狭小的牢房中,大铁门在他身后关闭。这里没有窗子,没有家具,只有三面冰冷墙壁和一面笨重的铁栅栏,用来临时关押被拘留的嫌疑人。他走到墙角,靠着墙壁颓然跌坐在地上,胸中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觉快要窒息而死。

  我原本在北京,夏季早晨,一下子回到过去,千山万水来到巴黎。而过去的那个我,甚至有可能杀过人。。。这是怎样离谱的故事情节啊?即便是噩梦,也该早早醒来了吧?可我却被困在着冰冷的牢房里,我要怎样才能回到未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若我能预言未来发生的事情,还能让他们信服,可这里的事情却完全不一样。不会有人信任我的,我该怎么办。。。

  苦恼之中,又累又饿的他,支撑着在地面上坐了一会儿,又顺势躺了下来,寻思着自己无法预知的命运,慢慢的,慢慢的睡着了。

  萧羽是被冻醒的,房间不知何时已经黯淡下来,而且冷得出奇。这看守所连空调和电灯都舍不得开吗?他伸展着蜷缩的双腿。黑暗之中,他见到房间里多了很多东西。奇怪,那是什么?什么时候放进来的?他往前移动了一些,摸到了几只叠放起来的纸箱,里面像是放着整齐的打印纸,在它旁边,还搁置着其他一些办公杂物。。。萧羽站起身来,向大门走去,那里应该有一面铁栅栏墙,怎么却透不进一丝光?可他的手,摸到面前居然还是水泥墙壁。这,这怎么回事?手中碰到墙壁上的开关,他轻轻按了一下,于是,灯亮了。

  等到眼睛适应灯光,他见这间屋子里堆放着各式杂物,竟然变成了一间储藏室,原本门旁的铁栅栏也不见了,换作一堵坚硬的水泥墙。不,不对,这不是刚才我被关进去的那间屋子,他们趁我睡着,给我调换了房间?但为什么?他们怎么做到的?

  一般情况下,警察不会将在押犯人置于自己的视线之外,现在关着门,他们无法了解屋子里的情况,所以,这很反常。他把耳朵凑在门上倾听,听不到外面任何动静。从门缝去看,也看不到什么东西,萧羽手握在球形门把上,轻轻转了转,突然心一下子紧张起来,那门把居然可以转动,可见,它并没有被锁上,他按捺着不安的内心,壮起胆量,继续拧着手柄,直到听到机构内部,传来“喀”,细微的一声。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稍停了几秒钟,他慢慢把门推开一条缝,外面同样一团漆黑,借着屋子里的光线,他看得出那是一条走廊,自己所处的地方,只不过是走廊两侧普通的一间房屋。外面没有任何人。

  这里和戒备森严的警察局判若两地,这里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储藏室。他前后看了看,蹑手蹑脚的向走廊尽头走去,走廊尽头有一条向上的阶梯,尽头是一扇木门,外面的灯光,从木门外透进来,那之外,隐约听见人声。萧羽又悄悄把这扇门打开一点,只看了一眼,又赶紧关闭,倚在门背后,大气不敢出。原来外面就是警察局看守所一楼大厅,很多警员正在走来走去。。。

  这么说,是有什么人把我从二楼牢房转移到了地下储藏室中。。。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是有什么人同情我,偷偷将我放出?但,会是谁呢?他又是如何躲过其他人的目光?萧羽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不能耽搁太久,否则等乌斯洛发现案犯走脱,一样会严加搜索,这里就会变得不安全。。。想到这里,他摸进旁边一间房屋里,在里面意外发现了成套的清洁装备,以及一身清洁工人穿的长袍。。。

  他大喜过望,换上衣装,把帽子压的低低的,心中默念了一句:佛祖保佑。之后一手提着拖把,一手拎着水桶靠近大门,趁外面不注意,悄悄溜了出来。。。大厅中人来人往,并无人注意到角落里出现的清洁工人,萧羽一面低头四处打量着,一面向着警察局出口走去,这期间,许多警察和他擦肩而过,但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眼看就要到达出口的玻璃转门,萧羽开始暗自庆幸,可就在这时,有人在叫他。

  “嗨,你!”
  萧羽心中一惊,瞬间想要撒腿就跑,但在这里到处都是警察,想必一定插翅难飞,所以转念之间,他就否决了那个念头。

  “啊,什么事。。。”他故意慢吞吞的回过头。
  对面是个胖乎乎留着胡子的警察,看了他一眼,心不在焉的指向另外一条走廊:“有人把咖啡撒了一地,你去清洁一下吧。。。”

  “好,好的这就去。。。”萧羽目送胖警察离开,才感到冷汗已经浸透衣衫。那警察的身影刚一消失在某扇门前,萧羽再也不敢迟疑,转身疾行走出大门。。。户外冷风吹来,令他格外清醒,他一面拐过街角,一面把手中物件扔在垃圾箱旁,一面脱下有些碍眼的清洁工长袍,走进巴黎的茫茫夜色之中。。。

  (待续)
宅若久时天然呆,腐到深处自然萌~❤

TOP

  8. 18:30,“露宿”

  萧羽不敢去任何人多的地方,怕看到关于自己的通缉令,自己的处境一下子变得艰险起来,不但无法回去自己的世界,还在这里成为了杀人潜逃的通缉犯。他一路躲躲藏藏,最后来到了一处桥洞之下,从外面看,漆黑的桥洞里看不清有什么东西,看似竟是一个绝好的隐藏地点,于是他想也没想,就爬了进去。。。

  桥洞的另一侧不知被什么东西遮盖着,风不能吹进,所以感觉里面的空气比外面温暖很多,萧羽坐在地上,搓着手,上下打量着这里。曾经的自己,虽说不上锦衣玉食,但总算是衣食无忧,和曾想过会有一天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而且是在世界上最浪漫的城市巴黎?这世间一切,可有任何定数可言?

  正在自艾自怜的时候,没提防的,对面竟有人说话了,将萧羽吓了一个激灵,差一点就要窜起来跑掉。。。那里黑乎乎的,刚才还真没看见有人,此时那人说到:“谁,谁来了?也不敲门。。。”

  听声音醉醺醺的,萧羽心想,大约是个流浪汉,这桥洞,原来就是他的小窝。

  于是萧羽干咳了一声,回应道:“我是。。。过路的。”

  “过路的,好哇。。。人们都有过鲜花一样的年代最后落得枯木一般的下场。。。我也是过路的,我们都是过路的。。。”那流浪汉带着醉意,说起话来却像是颇有哲理。不知以前,是怎样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人物。随后他又问道:“那你从哪儿来?”

  萧羽也不知怎么回答,笑了笑后说道:“我。。。来自遥远的地方,可我被困在了这里。”

  对方呵呵的笑起来,声音之中却尽显疲惫:“遥远的地方。。。就和我一样?我从非洲来,我的祖先是沙漠里的柏柏儿人。。。柏柏儿人是勇敢的牧人。。。后来我来到了法国,再后来,我就到了这儿。。。我也被困在了巴黎,我想我回不去了。”

  是这样的吗?萧羽的心仿佛一下子收紧起来,那种平淡叙述之中的离愁霎时间感染了他,他在想:莫不是我,我也回不去了吗。。。爸爸,妈妈,还有。。。夏天。为何想到夏天的时候,心里会有钻心的疼痛?原以为只要自己愿意,一定可以等到与夏天重逢,如今却落入这样的时间陷阱里无法脱身。如果夏天某一天见到了邮件,见到它从今日之后再也不曾更新,心中会有怎样的失望?是不是此生,再难相见。。。

  对方见萧羽不说话,又扔过来一个瓶子,说道:“来,小伙子,我请你喝酒!”

  “喝酒?”萧羽看着脚下半瓶红酒,沾满地上的泥土,将它捡起,放到眼前,对着外面透进的灯光细细查看。玫瑰色的液体让世界变成了跃动的颜色,仿佛抽象画中的一样。

  “喝吧,酒能给你力量。。。虽然一切不如意但我还得说,咱们不是还活着吗?很多人死去的时候,想找这样平静的地方还找不到呢。。。”流浪汉拍着石头桥板,说着醉话。

  “是啊,很对。。。”萧羽像是得到了什么启迪一样,也许,事情并非没有任何转机,也许,我能找到那个杀人凶手萧羽,然后将他绳之以法。。。或者去什么研究机构求助,也许会有学者相信我的故事,帮我找到回家的方法。。。

  想到这里,他端起酒瓶,拔掉软木塞,扬起脖子咕咚咕咚喝了起来。那酒的品质极差,在国内,属于萧羽碰也不会碰的低等品,但此刻辛辣的酒精下肚,让他变得异常清醒起来:“对,我应该去找找我的朋友们帮忙,在巴黎上学时,我曾有几个很要好的朋友,在这个世界中既然也有萧羽,那么就一定也有他们,希望关系如同正常世界的我们吧!”

  “朋友,谢谢你!”他的情绪好转一些,大声说着,又把瓶子扔了回去。瓶子在地上滚了几滚,发出咕噜噜的动静,可对面再也没有人回应。黑暗中萧羽看不真切,想必是那醉汉又睡着了,于是他也不多待,说了句“再见!”就离开了桥洞,踏上了河岸小路。。。

  (待续)
宅若久时天然呆,腐到深处自然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