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鬼故事45678

一人说:“有酒无歌不快活,小娘子唱一首吧。”
李生妻子不情愿地唱了一首。
另一人说:“好事成双,再唱一个。”
李生妻子又唱一个。
又一人说:“事不过三,再唱一个。”
李生妻子又唱一个。
后一人说:“要唱艳一点的。”
其他人哄笑。
李生气不过了,从脚底下拾起半截砖头。第一砖头,砸着了那驴脸汉子。第二砖头,砸到了妻子。
“哎呦”一声,众人皆不见。

TOP

李生心想,莫不是妻子遭遇了不测。连夜赶路回家。
回到家里,推门一看,妻子正好睡醒。李生放下心来。
妻子吵着头疼,说昨晚做梦,与五个人在旷野里吃肉喝酒。期间五人要她唱歌,最后实在唱不下去了。突然有人扔砖头,砸中了一人后又砸中了她的头。现在头还晕呢。
哦,そうですか

TOP

最近好丧,都快抑郁了,真是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9.如何一夜暴富

吴亦凡freestyle,你看这个面条又长又宽,就像这个馒头它又大又圆。
我那个朋友在他没有一夜暴富之前,哪个明星他都不喜欢,除了吴亦凡,他觉得吴亦凡是真正懂面的人,至于别的懂不懂都不重要。
我那个朋友叫陆颙(不然引起误会了哈哈)。
陆颙之前和我一样穷,在长安读书,梦想着有朝一日,蟾宫折桂,一日玩尽长安花(下流)。长安这破地方,风沙大,水碱,房价贵,米少面多。吃面吃的够够的。陆颙却不然,他是真爱吃面。各种面条,各种面点,来者不拒。即使是馒头,他也能吃好几个。有一次去他家吃饭,炒了两个菜,端上来一盆馒头。我说:“主食呢?”
他指了指盆:“那不就是。”
(我勒个去。)

TOP

有一两个月吧,和他联系不上了。等他回来时,朋友圈子里都传他发财了。我给他发微信,说你这两个月不读书,学业都荒废了吧,论文写不出来,怎么毕业。
他说读书不就是为了升官发财。我现在有这些了,谁还读书。(正义脸:这种想法是错的)来,我请你吃大餐。
我们来到了一家起码三星的兰州拉面店。我觉得陆颙比以前胖多了。
我要了一份盖浇饭。他要了两碗牛肉面,还说要给我们加餐。他出去了一下,带回来6个馒头,豪爽地分我一半。
(我擦。)
酒足面饱,我巴结道:“兄弟,你这是发财了,告诉小弟你是怎么做到的,让我也去发个小财试试。”
陆颙故作玄虚,跟他做读书报告时一样,他问:“你爱吃面吗?”
我说:“不爱。”
陆颙说:“那你没戏。”
我说:“这跟吃面有什么关系。”
陆颙说:“我跟你讲啊。”

TOP

那时候我们都住在学校里,吃面、读书、睡觉。有一天,几个胡商找到我,说要跟我交朋友。他们请我吃饭,给我点了一堆馒头啊,看我吃得香,他们啧啧称羡。临了还给了我很多钱。记得不,就是那次我请兄弟们大吃一顿(什么啊,吃面条能算)。自打那以后,那几个胡商常来。
有朋友劝我说,胡商嗜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他们会挺而走险;如果有200%的利润,他们会藐视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他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 小心他们不怀好意,把你卖了你还帮人数钱呢。我害怕了,搬到了渭水之上。
没过几天,那几个胡商又找到我。
我很意外,说:“你们怎么找到我的啊?”
他们说:“您在哪里,哪里就宝气横天,您自己不知道,我们知道。”
我说:“你们吹牛逼吧。”
他们说:“不信。我来问您,您是不是特别爱吃面?”
我说:“是的。”
他们说:“面食养人,您每顿吃两碗面条,6个馒头,却不饱不胖,您不觉得奇怪吗?”
我说:“没觉得啊,我就是特能吃。吃不胖也挺好的啊,身材好又帅。”
他们说:“不开玩笑。您知道吗?我们与您结交,是要赠予您一桩滔天的富贵。这富贵就隐藏在您的肚中。”
我说:“你是指我肚中的学问?”
他们说:“能不开玩笑吗?认真点。其实,吃这些馒头的并非是您,而是您肚子中的一只奇虫,叫做消面虫。其长二寸许,色青,状如蛙。此虫禀天地间中和之气而生,因此爱吃面。因为麦子,秋天播种,经历冬春,夏初收获。受天地四时之全气,因此消面虫爱吃。您知道吗?天下之至宝,都禀中和之气。此消面虫简直就是中和之气的精华,用它来寻龙分金——不是,是用它来寻宝,将无往而不利也。但是此虫离开宿主一个时辰就会死亡,所以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TOP

胡商跟我说了他们的计划,如何如何。原来他们是要去东海探宝。
我跟导师请了假,导师问我论文写的怎么样了,还想不想毕业。我心里想,等我发财了,写这个破劳什子论文。但是我不能说啊,只能唯唯。
好不容易出来了。坐飞机到东南城市,胡商接着我。然后开车去指定地点,登船入海。船开四五个小时,才停下来。
胡商在船头架银鼎,熬煮一种紫色的药膏,待药膏沸腾时,把事先从我肚子中钓出来的消面虫投进去。那消面虫真如胡商描绘的那样,像个小青蛙,呆头呆脑,眼睛很有神采,灼如闪电。我放心了些。
不多时,从海中走出来一个青衣小童,捧白玉盘,盘子里有数十个馒——,不是,是数十个明珠。胡商看也不看一眼,大声呵斥。小童跑了。
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玉女,长得老漂亮了,穿得紫色霞衣,戴着珍珠耳环,捧着紫玉盘,盘中珠子都很大。那玉女翩翩走来,四周顿生凉意。胡商仍旧怒斥。玉女离开。
最后,从海中走出一个童颜巨——不,童颜鹤发的仙人。那仙人持笏板,衣带飘然,呈上一锦囊。胡商接了,打开一看,展颜而笑,对我说:“这便是可夸天下之至宝了。”胡商吞下珠子,并命人把火熄灭,随后对我说:“跟我去龙宫吧。”
我跟着胡商走。面前海水分开,水中鳞介之族皆辟易。于是,游龙宫,入蛟室,奇珍异宝,惟意所择。我拿了很多,临行时,胡商又赠我很多。
这不,我就发财了。

TOP

听了陆颙一席话,我感慨良多。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好好吃面,也是能一夜暴富的啊。
好在陆颙发财之后,也没忘了我们这些穷哥们儿,时不时地请我们吃饭(面)。后来,陆颙结了婚,找了个做面点的女孩。
那还真是做面点的啊,去他家吃饭,那长得像贾玲的嫂子,系上围裙,大圆膀子揉起面来,滚滚如雷动。
陆颙抽着烟,眯着眼望着他媳妇的背影,对我说:“看你嫂子性感不?”
这让我怎么接。在线等——

TOP

自说自话,不好,不更了。。。
10.青奴

有时我常想,在陶岘三十多年的游历山水里,我是否也像他偶尔一念的异景奇观。在我故乡,人们总是奔跑、流汗,朝着太阳初升的地方奔跑,把汗水洒在坚硬的土地上。从没有像陶岘这样的人。不紧不慢,行走坐卧像母狮子一样。我以为陶岘不会发怒,可他发起怒来却也像八月的暴雨一般,天空都被铁汁融化。那是什么时候,有一次青州的太守强扣了他的船,非要让他登岸一饮。陶岘“哼”了一声,湖上顿时起了波涛。陶岘对我说,“青奴,我不喜欢他的胡子,装什么关云长。”
第二天太守醒来,发现自己的胡子没了。桌子上有一封信,信被一把龙纹匕首压着。仔细看,匕首下还有一绺胡子。

TOP

那段日子,真是开心极了。开心得让我忘记了故乡,忘记了草原上奔跑的狮子。
要怎样才能回到过去的时光。初见时,婢女丫鬟们都传,“快来看啊,太守家来了个亲戚,是个好玩的人。”
“有多好玩?”
“你不知道。那人有三条大船,一条载女乐,一条载宾客,一条载美酒美食,泛江浮海而来。”
“听说那人俊雅之极,会吹笛,会作曲,是个风流惫懒人物呢!“
“听说是什么靖节先生的后人,不做官不事生产,就整日游山玩水。说是‘不事王侯不种田,日高犹自抱琴眠。’”
太守叫我去席上,指着我说:“我有三宝,一为多情环,二为长生剑,三为此昆仑奴,勇捷善泅水。如今一并送给你。”
那人看了一眼环与剑,目光就全落在了我身上。他左看看右看看,又围着我左绕了一圈右绕了一圈,说:“此宝如古井而生凉意。在家乡,有一种夏日纳凉工具,叫做青奴。从今以后,就叫你青奴吧。”
“青奴,你去那湖中小岛摘些红果来。”“青奴,你下水去捉些四腮鲈鱼来。”
最喜欢陶岘把多情环与长生剑随意扔在湖里、江河里,陶岘知道我能取出来,我便能取出来。
我把环与剑呈给陶岘时,陶岘总端起那杯梅子酒,装腔作势道:“此酒尚温。“

TOP

那真是一段快乐时光啊,不思不想,不眠不休。清晨,雾气沿着山岩攀至峰顶,东边一扔过来两条光束,那化不开的浓雾便作鸟兽散。藏在江流弯处、岩石下的渔船,摇着橹轻轻退开一圈波纹。有早起的鱼儿跳波换气,“叮咚”“叮咚”打破了江河的宁静。此时,陶岘便倚着栏杆,吹奏一曲。那乐声就和着潮打船头缓缓递向前去。
入夜,笙歌不断。十三个女乐演奏《明君》《公莫舞》,继而燕乐、胡曲,再到《蒿里》《薤露》。这时陶岘发癫,让人槌大鼓,奏《兰陵王入阵曲》《秦王破阵曲》。奏罢,传美酒美食,又是一场大醉。夜半酒醒,陶岘又喊:“青奴,取我柯亭笛。”笛声幽怨,间含怒气,不容于山川烟水,与世乖离。几只大鱼尾随不去,待到剩菜剩饭食尽,摇头摆尾不见。
我能感受陶岘的哀愁,就像陶岘常问我,想念故乡吗?这时,我说,陶岘听。我说故乡草原的辽阔,一年之中旱季雨季分明。狮子追逐着斑马群,羚羊一甩蹄就跑了很远。夜晚人们燃起火堆,围着火堆唱啊跳啊不休息。陶岘认真地听,从不发问,只是后来我才想到,黑夜里不知他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陶岘的眼睛和星夜一样黑,我也不能分得清。只是沉睡在这黑夜里,故乡的影子就淡了。

TOP

六月进入了梅雨季节,船行到了洞庭。雨天茶湿,酒也不香。船在洞庭湖心飘荡。忽地起了风,三条船颠簸打旋。陶岘说:“青奴,敢不敢下湖取环与剑。”
“为何不敢?”
过了片刻,我把环与剑取出递给陶岘,又站在一边包扎伤口。陶岘端着酒杯不语。我说:“我被毒蛇咬了。”
陶岘的一个宾客说:“毒蛇怎么会在深水下,肯定是水殿阴灵,听说燃犀牛角能照见水底真正情形。”
只听陶岘说:“青奴,快去点燃犀牛角。”
水底确实有景物,似乎人影憧憧。陶岘和宾客们都去看。此时,脑海里迸出一个问题:为什么陶岘从不问我明明从草原来,却擅长游泳?也是那时,我开始异常想念故乡。
宾客渐渐散去,陶岘非要保持三条船的规模。陶岘从洞庭过洪湖,溯汉江而上襄阳,在襄阳留醉十日后,返回吴会。这一日行至西塞山,山前江水黑而不流。陶岘把环与剑扔下去,命我去取。我望了陶岘一眼,翻身跳入江里。
过了很久,我才回到船上,大口喘气,告诉陶岘:“水底有一恶龙,两丈多高,脚踏环与剑,我去取,它便怒目。”
陶岘说:“你与环、剑,是我的三宝,今失其二,要你何用。”
我说:“好。你要,我便给你取来。”
这是我跟陶岘说的最后的话。

TOP

江面血水翻滚,持续了很长时间,阴云四合,起了风雷,陶岘和众人仓皇而去。
多年以后,陶岘缠绵病榻,弥留之际,一物破窗而来。老仆呈上,陶岘立刻就认出了环与剑。手持环与剑,陶岘一阵默然。
“青奴还是为我取来了。她人呢?“(取材于《甘泽谣·陶岘》)

以上小短文,皆出自中国古代笔记小说,有心人可以自己去找寻。有的略作改编,有的是翻译,如遇版权问题,也请作者不要来找我。可耻,匿了。

TOP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希望能坚持。。。

11.李寄斩蛇

越地北部多山,山间有一大蛇,土人时有见之。县城里的官长、百姓经常无故身死,隔天就有巫祝出来澄清,大蛇托梦说对此事负责,并谕示要想免于此难,就要每年送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子过去。
县令想不管它,但是祸患渐多。无法,先把大牢里的罪家女送去,那一年果然太平。到了第三年,就无人可送了。只好贴出告示,高价购童子。即使一般的穷人家,也不舍得卖儿。有那贪心的,就将女儿来卖。
有一户农人家,父亲无赖,不治生产,却有七个女儿,大的正好十三岁。他对老婆说:“女孩没用,浪费伙食,不如送到大户人家做婢子。”就这样,他几乎每年都送出去一个。每次得来的钱,不足月便花完,于是总盼着县衙悬榜的日子。
只剩一个女儿了,便是李寄。前几年的年夜饭,李寄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问,“父亲,为什么每年桌子上都少一个人?”父亲还没回答,母亲就落了泪。一年年过去,李寄从邻居的一些风言风语中,知道了事情真相。城门又悬了榜文,李寄见父亲近日抓耳挠腮的样子,问道,“父亲有什么事吗?女儿愿为父分忧。”
父亲说,“张府缺一个婢女,我把你送去好不好,去那里住大屋睡大床,吃穿不愁。”
李寄说,“是吗?可是我不想离开母亲,她为见不着女儿们,眼睛都哭瞎了。“
李寄说完,看着父亲。他眉头攒动,准是在编什么说辞。
李寄冷笑说,“父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把姐姐们都送给大蛇当食物了吧。放心,我不会跟娘说。我也不怪你,你需要钱我知道,而且生养了我这么多年,合该我舍命报答。你把我也卖了吧,拿着钱给母亲看看眼睛。“
父亲挤出眼泪,点头答应。
李寄于是请人铸了一把好剑,又寻得一咋蛇犬。到了约定的日子。携剑将犬入山。李寄先将一筐灌了蜂蜜的糍粑放在大蛇的洞口。大蛇闻到香气,先来吃糍粑。李寄放出咋蛇犬,犬便与大蛇撕咬成一团。李寄从后斫大蛇数创,大蛇负痛,踊跃数里而死。李寄进到大蛇的洞中,看到了八副骸骨,不知道哪些是姐姐的,于是都带了回去。
东越王听说了这件事,聘李寄为后。李寄接来母亲,悉心照顾,其父前来求官,李寄命乱棍打出。至今(东晋)越地仍有流传:生男不如生女好,生女犹得斩蛇嫁越王,生男埋没随百草。(取材于《搜神记·十九卷》)

[ 本帖最后由 李出乐 于 2019-8-21 22:40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