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世界:同性恋者的怕与爱【京师学人·第四期】

他们的世界:同性恋者的怕与爱【京师学人·第四期】


记者 杨蓓蓓 陈娟

      “学校同性恋者的比例大概占百分之十,光是我认识的就有几百个,男生宿舍中基本上每个寝室都至少有一个,女生比例可能会更高。”S大校园论坛“同言无忌(以下简称同言)”版块的前任版主神乐这样告诉我们,而神乐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恋者。在我国,同性恋者的比例大概在百分之三到五,而神乐说,学校同性恋占在校生比例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校内暴露出的同性恋者不过是冰山一角。
      神乐曾经担任版主的同言版已有六年多的历史,是北京最有名的校园同性恋论坛之一,属于京城高校中较早在学校论坛中建立的同性恋讨论区。S大的同性恋者大多通过在同言无忌发帖、群聊天以及登录“飞赞”等交友网站的方式互相交流。
      在同言版块前三页的120多个帖子中,有近七分之一都是匿名帖,这在其他版块是非常少见的。而署名帖的发表者,大部分是十多个一直活跃在同言的老面孔。
       除匿名帖多外,“重口味”帖子多也是同言一大特色。但神乐不认为男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更关心性行为等话题,他澄清那些帖子都是极个别人所发,不代表群体。
      外校同学也有上同言版的,神乐就认识北邮、北航等高校的同性恋者。“有一次,一个中央财经大学的同学在网上发帖说,同言版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你。”神乐腼腆地笑了笑。
      神乐担任同言版主时,开展过版聚这种联络方法。版聚就是版面聚会,参加者人数不定,一般在10个左右,多的时候会超过20个。神乐认为同学们的参与算是积极。而聚会的重头戏在于聚餐和打三国杀,其间大家便自然地聊天。“和你们差不多”,神乐如是说。
      要说不同,则是聊天话题会包括各自对同性婚姻的看法、对自己以后生活的态度和规划,以及感情和性生活。“好多人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性经历,有时也会聊这些。而且有好些人是坚持一定要结婚生子,给父母一个交代。”
      一般,版聚结束后,参与者还会相互交流联系方式,许多人私下都要继续联系。“是有人抱着交友目的来,也有人只是想来听听他人的故事、吸取经验。”
      从有相似阅历的人身上汲取经验,对于许多同性恋者来说是很重要的,毕竟,“同性恋人缺少家庭朋友的支持,有了矛盾后没有人帮忙化解,仅凭两个人的力量很难走下去。”神乐如是说。记者 杨蓓蓓 陈娟

      “学校同性恋者的比例大概占百分之十,光是我认识的就有几百个,男生宿舍中基本上每个寝室都至少有一个,女生比例可能会更高。”S大校园论坛“同言无忌(以下简称同言)”版块的前任版主神乐这样告诉我们,而神乐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恋者。在我国,同性恋者的比例大概在百分之三到五,而神乐说,学校同性恋占在校生比例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校内暴露出的同性恋者不过是冰山一角。
      神乐曾经担任版主的同言版已有六年多的历史,是北京最有名的校园同性恋论坛之一,属于京城高校中较早在学校论坛中建立的同性恋讨论区。S大的同性恋者大多通过在同言无忌发帖、群聊天以及登录“飞赞”等交友网站的方式互相交流。
      在同言版块前三页的120多个帖子中,有近七分之一都是匿名帖,这在其他版块是非常少见的。而署名帖的发表者,大部分是十多个一直活跃在同言的老面孔。
      除匿名帖多外,“重口味”帖子多也是同言一大特色。但神乐不认为男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更关心性行为等话题,他澄清那些帖子都是极个别人所发,不代表群体。
      外校同学也有上同言版的,神乐就认识北邮、北航等高校的同性恋者。“有一次,一个中央财经大学的同学在网上发帖说,同言版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你。”神乐腼腆地笑了笑。
      神乐担任同言版主时,开展过版聚这种联络方法。版聚就是版面聚会,参加者人数不定,一般在10个左右,多的时候会超过20个。神乐认为同学们的参与算是积极。而聚会的重头戏在于聚餐和打三国杀,其间大家便自然地聊天。“和你们差不多”,神乐如是说。
      要说不同,则是聊天话题会包括各自对同性婚姻的看法、对自己以后生活的态度和规划,以及感情和性生活。“好多人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性经历,有时也会聊这些。而且有好些人是坚持一定要结婚生子,给父母一个交代。”
      一般,版聚结束后,参与者还会相互交流联系方式,许多人私下都要继续联系。“是有人抱着交友目的来,也有人只是想来听听他人的故事、吸取经验。”
      从有相似阅历的人身上汲取经验,对于许多同性恋者来说是很重要的,毕竟,“同性恋人缺少家庭朋友的支持,有了矛盾后没有人帮忙化解,仅凭两个人的力量很难走下去。”神乐如是说。




“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无情人得人眷顾。”




      张建强是S大文学院08级学生,今年刚刚毕业。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个“绝对同男”。在论坛上的头像是兰波,最喜欢的哲学家是维特根斯坦,他们都是同性恋者。他的ID叫做“张建强90”,是论坛上少有的实名账号。他并非刻意为之,但在知道论坛上多数人都非实名以后,他依然选择沿用这个账号。
      他认为自己在童年时就开始表现出对同性的依赖倾向,“洗澡的时候就喜欢和哥哥们一起呀。”他甚至记得自己四五岁时在医院看见的一个俄罗斯小男孩,“我看见他在阳光下,当时就有一种可以说是爱上他的感觉”。
      张建强相信,自己是个天生的同性恋。
      为了求证,他阅读过大量相关书籍,从中了解到性倾向更多是受先天因素影响:普遍的观点认为,基因和大脑结构都对性取向有密切联系,并且也有研究表明,母亲怀孕期间体内雌雄性激素水平与性取向有直接关系。
      虽然确定自己对同性的爱,他却不承认曾对自己的倾向感到惶恐。“渐渐地就接受了呀,我是属于比较天然的自我认同,自我否认是几乎从来没有的。”
      大二上学期,他在同言版块上发了一个帖子:“我是绝对男同。”
      出柜是他认真思考之后的决定。公开身份,一个直观好处就是可以避免女性的示好,对他而言,这是“不必要的麻烦。”此外, 他认为自己需要站出来,给更多同志做个榜样,鼓励其他同性恋者“认可自己,为改善状况付出努力”。他认为,那些对同性恋认可程度不高的同学也可以因此而有观念上的进步。



   (张建强参加的“尊重同性爱”活动,图片为借位拍摄)

    “尽管可能有人因为遇到了一些不幸或挫折而否认这样的存在方式,但我们要坚信,这样的存在方式是没有任何过错的”,帖子中他这样写道。
      张建强之前,S大只有一位ID为“共和国”的男生公开出柜,而直到现在,他知道的学校公开出柜的同学,加上他自己也才三个而已。
      身边的同学朋友对此都安之若素。他与室友们依然感情很好,出柜与否不妨碍他们的吃喝玩闹。他承认,向同学朋友出柜是相对轻松的,因为大家的社会经验和教育背景相似。
      但出柜还是带来了意料之中的影响。张建强的班主任来找他谈话,怕造成不良影响,当时还有和他父母沟通的意向。而事情和平解决得略带戏剧性:“他们认为我是为了吸引眼球或者是生活太无聊才会有这些‘行为艺术’的动作。”在与老师的谈话中,老师的一句话让他难忘:“假如世界上全都是你们同性恋的话,这个世界不就完了吗?”出于对老师的尊重,虽然心中不服,张建强也并未辩驳什么。
      较之老师的惊讶与不解,压力更大的是向家人坦白。记者曾跟随张建强参与过一次由北京同志中心举办的“童心缘”读书会,参与者几乎是清一色的男同性恋者,年龄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前,而在他们中,有超过一半的人都还没向家里表明自己的性向。
      张建强本人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因而从小最得宠,并且没有太大传宗接代的压力。
      但他对父母态度依然非常担忧。他跟母亲打过电话说不喜欢女孩子,“可能毕业会带一个男孩子回去”。母亲的态度是避而不谈,不管不问。无言比愤怒更有力,对此,他并未想好具体对策,只是说:“我只能做得好一点,哄她开心”。而对于身体抱恙的父亲,他有着更多考虑:“我要回去跟他面谈,因为他心脏不太好……”
      “我的幸福嘛,肯定首先要让父母开心”。他把家人看得最重,并在采访中几次说到回去一定要“溺爱”父母。
      虽然出柜,但事实上,张建强从未经历过真正的同性爱情。高一那年,他遇到了那个“令他坚持到现在的人”。“其实喜欢过一大堆男生,最初可能跟他们开玩笑,表白呀什么的,后来,后来就认真了!”他自己也不能很好地解释这种“爱”的感觉。他说,对那位男生“像中毒了一样”,时常给他带饭买药,付出却不求回报。他觉得那段时间很快乐。然而,对方是异性恋,逐渐开始躲避他的殷勤。
      上大学之后,张建强也喜欢过一位校内同学,却发现对方依然是异性恋。“这是我们的必修课,是我们的隐伤。”爱上异性恋几乎是会发生在每个同性恋者身上的事情。“我只能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
      此外,张建强还在同言版块上发过征友帖,他在帖子里说,“大大方方征友,平平淡淡生活。”他的室友说,大概是敢出柜的人太少,张建强并未征到合适伴侣。虽说如此,张建强每天依然规律地去图书馆,与异性恋学弟一起跑步,努力增重,日子过得风平浪静。
      正应了张建强在帖子最后的祝福:“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无情人得人眷顾。”



“你的亲人接受你的程度,不是看你能不能挣钱、有什么学历,只是看他爱不爱你。”

    “初中的时候我们宿舍有个男生喜欢脱光了睡觉,我就觉得很不舒服,不对劲。”黄肖对性的知觉显得较晚。他是S大另一位出柜者。
    但那时,爱情于他只是个懵懂的概念,因而黄肖也并未下意识思考过自己的倾向。
    巧合的是,到了高中,他宿舍里四个人有两个都是同性恋者。“他们要讲细节问题,我就怀疑我是了。”什么细节问题?黄肖隐讳地承认了,那是“性方面”的。高考后,他考虑清楚,“我是纯的gay。”
    关于怎样判断自己的倾向,两位被访的男同性恋者都说,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生理反应。“就是对同性会有那种,你知道的嘛!”黄肖摆舞着双手打哈哈。
    从文学院转系到管理学院约半个月之后,他就在课堂上自我介绍,“我是一名同性恋者,大家请不要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我。”
    大一时的黄肖并未清楚表明过自己的性向,“文学院像我这样穿着的男生很多。”但是到管院,“他们班男生穿得太‘正’了,显得我很奇怪。我索性就出柜了。”黄肖很瘦,有亮蓝色紧身裤、正红色鞋子和许多颜色鲜亮带图案的上衣。他每个月大概会花500块来添置衣物。
    不只在学校出柜,他把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告诉了表姐和奶奶。表姐觉得这没什么,反而更关心他,因为她觉得弟弟这样在社会比较弱势。
    向奶奶出柜,竟然也简单得出人意料。他认为奶奶是单纯地爱自己,所以对她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的亲人接受你的程度,不是看你能不能挣钱、有什么学历,只是看他爱不爱你。”黄肖觉得一部分没出柜的人只是不够勇敢。
    早在初中,他就跟奶奶谈过这件事。他问奶奶,自己如果和一个男生结婚会怎么样?黄肖说,“她当时很惊讶。”但这个话题不了了之。大学第一年暑假,他正式告诉了奶奶,自己可能是个同性恋。
    奶奶不很理解“同性恋”这个概念,于是他给奶奶放了香港同志导演关锦鹏的电影《蓝宇》。“她看了之后觉得没什么,觉得这和男女之间也没什么区别。”
    奶奶的包容让黄肖自己都感到讶异:“她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这没什么嘛,一男一女可能二十分钟就完了,你们两个男的可能要做一个小时左右。’我觉得她比我还开放!我就只有干瘪地一笑说‘好吧’,哈哈哈。”讲到这里,黄肖自己都大笑起来。
    老一辈人如他奶奶这般开放的不多见,黄肖觉得,这既可以归因于长辈的慈爱,也与他的家庭环境分不开。
    初一时候父母离异,黄肖跟了父亲。“我爸爸现在还每天跟我打一个电话,我们根本找不到话说。”父亲爱他,担心失去他,黄肖也同样依赖父亲。而他母亲则是个身材高大,脾气暴躁,对家人冷漠的女人。他提到自己认识的许多同志朋友家庭都不太幸福,“好多人爸爸妈妈都要打架。”
    黄肖觉得,父母的离异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他对女人的不信任。
    “我奶奶为什么这么支持我找男朋友,有个原因就是她对女人很失望,她知道女人的脾气,也觉得女人特别麻烦。”他奶奶是一直被人爱也自爱的人,能如此理解孙子,黄肖有了很多面对别人不解的信心。“说娘娘腔我都听习惯了,我本来就这样啊。”他也没意愿尝试与女性交往。 “我从小跟着奶奶,她把我当女孩来养的。”
    但黄肖尚未把自己的情况告诉父亲,“我想等经济独立后再来。”




(飞赞网作为大陆唯一一家同志网站参加了台湾同志大游行)


“但凡我有一点儿办法能不跟她好,我都不会和她在一起,让你来操这份儿心。”
    与男同志不同,记者采访的一位外校女同性恋者小飞则称自己没有经历过判断性取向的阶段。
    “我从小就是男孩子的打扮,一穿裙子我就哭!”小飞如此回忆道。她一头短发,穿着宽松T恤和牛仔裤。从小,她就没正经把自己当女生,因此也自然而然地,从初中开始就开始有喜欢的女生,并且完全没有喜欢过男生。
    她和现在的女友小雪在一起已经六年了,和俗套的男女言情剧一样,她们历经波澜而情比金坚。
小雪曾和男生谈恋爱,现在她依然认为自己是个双性恋。高一时,小飞在一起聚会中认识了小雪,便对她展开了攻势。二人在一起后,便常去对方家中吃饭,终于,小雪家中觉察出了一样。地下恋情曝光。
    “我爸直接就说:‘你脑子有病吧’,当时还挨了一顿打。”接着,父母对她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洗脑”。“他们说你现在只是觉得新鲜,你这样社会上怎么看你呀,你以后肯定还得嫁人”。谈起这段不愉快的往事,小雪只是轻描淡写的口气,飞快带过。
    洗脑差点就成功了。看着父母难受,小雪试着把自己拽出来。于是给小飞写了一封“特别酸”的分手信,并开始和男生交往。然而,两人在一起半个月不到,“这男生就把房子都租好了,就要跟我‘那什么’”,回想起来,小雪眉毛拧成了团,一脸厌恶。她才意识到对小飞是真爱。
    这期间,小飞只是等待着,“只能尊重她啊,我们这样的本来就比一般的难。”可是上大学后,换成小飞开始与几个女生暧昧不清。她们大吵过,冷战过,分手过,最后依然在一起。
    此期间,小雪一直在骗父母,说自己在和男生谈恋爱。出柜是今年初的事情。高中毕业后,小雪父母离异,她跟母亲住。饭桌上,母亲又问起小雪的“男朋友”,谎越撒越难圆。小雪很难继续隐瞒,只好说出真相。
    “我跟我妈说,但凡我有一点儿办法能不跟她好,我都不会和她在一起,让你来操这份儿心。”说着,小雪的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身边坐着的小飞也陷入沉默。“我说从我高中到现在我添的所有衣服,你不知道的,都是小飞跟我买的。我们一直在一起。”那夜,母女几乎聊了通宵,这一次是小雪说服了母亲,“洗脑成功。”
    现在,她们已经可以一起回家吃饭,与母亲毫无芥蒂了。
    小雪知道,母亲想让她嫁人,是觉得她是女孩子,需要个依靠。“但我自己能养活我自己,我的另一半儿也一点儿不比男人差!”
    小飞的出柜更加简单,在一次与父亲的交谈中,她随口交代了与小雪的关系。父亲的态度显得非常无所谓。她也把自己一定程度的男性化归因于家庭:幼儿园时父母就已离异,自小跟着奶奶过,与父母的关系都非常淡漠。
    “现在我们都攒钱呢,考虑租房的问题,办了一个存折,放在我妈那儿。”憧憬着未来,小雪小飞轻松愉快。


(应受访者要求,黄肖、小飞、小雪为化名)
【被访者言论不代表本刊观点】

TOP

《京师学人》是你的不二选择哦!

TOP

图裂了!

TOP

理解、宽容················

TOP

mark一下~

TOP

支持同性恋者追求自己的幸福,但坚决及唾弃反对同性恋隐藏同性倾向与异性结婚的行为。

TOP

mark 一下

TOP

回复 6楼 的帖子

@渊之 出柜吧亲=。=

TOP

回复 8楼 的帖子

@sakuraflyfly 妹子,放过我吧。。我觉得我是直的啊。。

TOP

北京高校拉拉群

群号.
293861076

新建的北京高校扣扣群,欢迎北京高校的本科生,研究生,以及博士生的朋友加入.

你还想忍受在大学里看着别人成双成对,自己却郁郁寡欢的情况么?
你还想忍受在大学里喜欢她,却说不出口的郁闷么?
你还在经历你们彼此相互喜欢,最终不得不分手的现实?
你还在纠结,迷茫,忧郁,你们未来在哪里?
你可以加入我们,哪怕只是做个在网上聊天的朋友,我们愿意替你出谋划策!
也许你们的痛苦我们经历不到,但我们有同样的心情,同样的环境,我们懂得.

PS:大家还可以一起商量下4,6级啊.大家聊聊专业。谈谈未来啊!

TOP

试试签名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