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日子——BNU留学生的一天【京师学人·25期】

他们的日子——BNU留学生的一天【京师学人·25期】

本报记者:张羲  张莉

(按上下左右顺序 图中人物依次为 兰伯尼  戴明娜  崔以斯帖  大龙)

清晨 6:30

       天还没大亮,北京晚春清晨微凉的空气让人清醒,韩国姑娘崔以斯帖走出朝阳望京花园,跻身上班族的人潮里,走向公交车站。939路迟迟不来,小崔有点着急,从这儿到铁狮子坟少说也要40分钟。这段来来回回已2年的路途和6点起床的生活,小崔已然习惯。
      小崔初中时,父亲就领着全家来到中国了,一家人定居在望京。学校的留学生宿舍价格很高,早已适应北京生活的小崔于是选择在家和学校之间来回奔波。崔以斯帖的父亲是师大的一名博士研究生,2009年崔以斯帖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修读传播学,成为了父亲的“校友”。小崔一家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研究宗教哲学的父亲为她取名“以斯帖”——取自《圣经·旧约》的卷名。
       总算没有迟到,崔以斯帖踩着上课铃急匆匆地走进了教七206,这节课是外国文学史。

上午8:00

      早晨的生物楼实验室挺安静,玻璃棒碰撞烧杯壁的声音响得清脆。兰伯尼照例一身白大褂,踩着一双大球鞋,专著地忙碌着;在天平上放好称量纸,调零,用药匙从广口瓶里取出一些白色的药品,轻轻倒在称量纸上,确定质量,往空烧杯里加入一些蒸馏水,缓慢地用玻璃棒搅拌……
       来自喀麦隆的黑人小伙兰伯尼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衬着浓密上翘的睫毛,笑起来咧出一口白牙,亲切又阳光。兰伯尼喜欢中国文化,本国生物技术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他在一句中文都不懂的情况下,申请到中国留学。在汉语文化学院认真学习了一年汉语后,他已经能正常地跟周围的中国同学交流。2010年下半学期,他开始了自己生物技术专业的博士生课程。
       个性开朗的他,身边有很多中国的“实验室朋友”,遇到问题,大家会一起讨论,找出解决方法。“大家都很热情”,他笑着说。

上午 1100

       下课铃响了,学生们纷纷走出教四101放松休息,来自喀麦隆的留学生大龙从讲台上取回录音笔,按下暂停键。大龙习惯把课程都录下来,课下再细听,重新消化理解。这节课是中国现代小说研究,这样的专业课他在理解上还是有些困难,但在同班的中国同学眼中大龙已经相当的不一般。
       这门课的任课老师钱振刚是大龙最喜欢的老师,他经常就各种问题和钱老师进行探讨,从“文学的现代性”到“文学的民族性”,无拘无束。钱教授也很喜欢这个总是坐在第一排、学习格外认真的留学生。他在黑板上写了几个生僻字,说:“大龙,我来考考你。”旁边的中国同学觉得新鲜,也纷纷抬头看黑板,“不认识啊”中国同学摇起头来。这是大龙开口了:“让我想一想……是不是念bei?是什么意思我不记得了。”钱教授赞许地点点头:“看来这里出了个汉字专家,我以后也要经常向你请教了。”看见同学们投来惊讶和敬佩的目光,大龙不好意思地咧开嘴,摸了摸头。大龙说:“我的父亲和钱老师一样,也是一名大学教授,他们是我的榜样。我也希望成为像他们一样知识渊博的人。”
       小时候,大龙从功夫类动画片和电影里认识并喜欢上中国,那时他崇拜七龙珠里的悟空、李小龙饰演的英雄豪杰。2007年,他暂停本国地理专业的学习,到浙江师范大学学习语言,“到中国之后,发现这里并不陌生,因为这里是那些英雄豪杰的家乡,我在梦里早就来过。” 他把浙江金华当作自己在中国的故乡。两年后,大龙来到北师大,成为09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一名本科生。课堂上的大龙很活跃,他会有意识地督促自己多听多说多练习,并经常泡在图书馆里,总有种时间不够用的紧迫感。
      和往常每次下课一样,大龙的身边又聚集了几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对于老师的一些要求或者课堂上的问题,他们喜欢向大龙请教。讨论结束后,大龙打开了自己的MP3,里面除了非洲音乐,还有他最喜欢的动作电影和动画片中的插曲以及一些曲调悠扬的中国传统音乐。他大步流星地离开教室,带着标志性的大耳机,很是拉风。

中午 12:00

       12点钟声敲响,兰伯尼开始收拾实验台,一边收拾一边盘算着午餐的菜品。他和朋友约好了中午一起去外面吃他最喜欢的火锅。回味起前段时间四川行时尝到的鸳鸯锅,他果断决定就点鸳鸯锅。“我要尝一尝北京的鸳鸯锅怎么样。”
       午间刚下课的师大,满校园都是快步奔赴食堂、餐馆的学生。人潮里的戴明娜接到了父母从俄罗斯打来的电话。父母告诉她的消息令人兴奋:过一阵他们要带着她的弟弟妹妹来北京看她!
       戴明娜是文学院中文硕士研究生,俄罗斯塔塔尔族,是家中最大的孩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从初中的历史课起,她就对亚洲的历史、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伦敦大学修习经济学期间,戴明娜作为交换生到过中国。期间的北师大之行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中文也一直是她的兴趣所在,所以大学毕业后,戴明娜选择进入北师大读中文硕士。
       语言和专业与本科时转变很大,除去基本的现代汉语等课程,她会在闲时去旁听汉语文化学院的语言课,并向教务处提出了选课的要求;张清华老师的当代文学原著精读,课上只有她一个留学生,但她兴致勃勃:“真的非常有意思!”
“弟弟妹妹是第一次来中国,我要带他们在北京和附近好好地转转。”戴明娜一边走一边盘算着。

下午 14:10

       下午时光总让人犯困,教七206里的崔以斯帖支着脑袋,看着舆论学老师滔滔不绝地讲课,有些恍惚。为了这门课,她买了很多参考书。但课前总花好多时间预习的内容,老师总是几分钟就讲完了。虽然老师讲的内容她大部分都能听懂,但记住的并不多。身旁的韩国女生也显得十分困惑,嘀咕着询问她是不是也没有听懂。
       相比之下,小崔从小就在中国长大的妹妹显得更加适应学校的学习,“妹妹是小学生,但中文和已经和中国人一样了,有一次我很惊讶,她中国同学的妈妈竟然打电话问她作业。”小崔不无羡慕地说。
       “我也想过争取一下奖学金,这样上课时就可以住在学校了,但课程的理论性对我来说还是太强了,奖学金很困难”,笑脸上有些许的忧愁,这节课老师又布置了作业,选过这门课的留学生告诉小崔并不是很难,但她还是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每次作业,她复习很久仍然觉得自己很难达到老师的要求,作业也写不完,“其实我们(留学生)交作业前都很焦虑”。

下午 16:00

       大汗淋漓的兰伯尼急急忙忙地赶回留学生公寓,他刚在院羽毛球比赛里赢了球。回到宿舍一放下包,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qq,这几天他一直和一个河南网友聊天。兰伯尼喜欢利用各种假期去旅行,走过中国很多城市。出发时是一个人,但是每到一处却总有中国朋友当“地陪”。他遍及华夏大地的朋友都是通过交友网站“TUBELY.com”认识的。在网站上选择中国河南,发邀请,加好友,他就这样认识了这个河南网友。“聊天不仅结识了很多朋友,我还发现自己学习中文的效率更高了。”
       河南的网友邀请他假期去少林寺,兰伯尼很是期待。从小他就很喜欢中国功夫,“平时看个电影可能大部分都是中国功夫电影,我们国家的人都知道中国功夫很厉害,所以我一直想去少林寺”。2010年少林寺来北京表演时,他还认了一个功夫师傅呢,“但是还是要亲自去才好。”

傍晚 18:30

       戴明娜从露出地面的窗户向外看去,天色已渐渐沉了下来。在这个半地下的形体教师里来回走着台步的是正在为即将举办的校园服饰大赛训练留学生的模特们,戴明娜也是其中一员。一个17岁的韩国小姑娘认真而老练地指导来自不同国家的“哥哥姐姐”们,年龄虽小,但大家都很服她。
       一次专业课下课后,戴明娜的中国同学孙问她是否愿意参加走秀,她欣然应允。
      每周两次的训练并不枯燥,能跟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各自用着蹩脚的中文交流,戴明娜感觉很开心。背景音乐节奏很快,难度挺大。“但是他们说我走得很好”,戴明娜得意地说。

晚上 20:00

       晚上大龙没有出门。宿舍里,他手捧一本《围城》,认真地阅读着,为下周现代小说研究课上讨论做准备。《围城》的表达对他来说实在有点晦涩,大龙一边看一边不时地查阅字典,许久才翻过一页,阅读进行得很慢很慢。阅读的艰难没有让大龙烦躁起来,困难面前,大龙总能从小时候崇拜的英雄豪杰那里获得动力,“我总觉得是英雄豪杰的力量支持着自己,我知道这也许只是幻想,但这些幻想真的能给我力量”。
       大龙爱阅读,他很喜欢余华的《活着》。“故事虽然比较残酷,但是很多细节都很有意思,比如主人公和牛说话……”现代的小说语言对于大龙来说比较容易理解,但他还是更喜欢古代,因为那是“英雄豪杰们的时代”。

深夜 0000

      留学生们忙碌的周五结束了。
      第二天是周末,作为赞美队队员的崔以斯帖要去教会的唱诗班,她在乐器队担任主电子琴,用这种方式与上帝交流;兰伯尼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会一会在河南的网友,去河南少林寺;戴明娜听说北京也举办音乐节,兴奋地想去经历一下,“看看和英国的有什么不同”;大龙则打算继续宅在宿舍里看《围城》,准备在下周课堂上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赵伟光 郝若辰对本文亦有贡献)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恩。生活很紧张

TOP

写得不错,让人看到留学生生活朝气蓬勃的一面这个可以归入励志一列
如果增加采访样本和被采访者的直接引语就更好吧

TOP

写的真好 留学生们的生活真的好丰富 一直很想了解呢
嗯没错~我就是不二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