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转过来,给大家提个醒:傻Y的北大考博被坑记

【转】转过来,给大家提个醒:傻Y的北大考博被坑记

在未名被和谐了~~~
发信人: mengqz (子蠡), 信区: IM
标  题: 傻Y的北大考博被坑记——小心无良教授拿考生当分母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15年04月20日00:34:18 星期一), 站内信件

考博的人都有一个常识,考前要和导师联系,确认基本意向。当然,如果遇到一些无良导
师,先和你说好,最后再摆你一刀,翻脸不认人的,也是有的。笔者的朋友,傻Y,就遇
到了这样的无良人,道貌岸然,而且来自多少人崇拜的燕园,多少让北大蒙羞。故事是这
样的:
1见面
笔者的朋友Y,有点傻,有点倔。我管他叫傻Y。傻Y是屌丝一枚,工作了几年,希望在职
攻读博士。于是,
2014年的11月,Y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燕园和S见面。因为是第一次见面,不免紧张
,又十分忐忑。十分希望给导师留下好印象。但尽管是第一次见面,却通过邮件通了几次
信,附上了简历,而且表达了自己求学的热情。
出乎意料,S很热情。详细问了经历、背景,现在工作情况。对工作中,能否好好复习,
通过笔试表示了担忧。但表示,好好通过初试。“实在不行,再争取一个指标,就从课题
里出,也没多少钱”。(北大是有调控指标的,导师可以向研究生院申请,明确表示,可
以招两个)。还鼓励说“年龄也不小了,尽快把这些硬件攒齐”,言下之意,还要进步。
Y十分激动,心想,这真是遇到好导师了。人真好。
说明一下选择S的过程。据Y说,是偶然和必然因素的。Y有同学从该专业毕业,对该专业
导师比较了解。从系里网站看导师介绍,询问了两三个研究方向相对感兴趣,但又技术性
没那么强的(毕竟是在职,希望难度不要太大的)。于是乎,很快选定了。而且从面相看
,Y说,是一个女导师,蛮和蔼的,看着挺亲切(现在再怎么想,也无法想象这样一张和
蔼的脸,翻起脸来会是这样不堪。。。)继而发邮件联系。态度十分诚恳——这是不必说
的,哪个求学的学生对老板不会客客气气?而回复也是投机的,问为什么报考其本人,其
研究方向。来回如此几番。 于是有了面谈。
Y这下可真踏实了。于是乎好好复习,发奋看书。尽管成家、有了孩子,而且年底工作繁
忙,但每天坚持看书,上班午休都挤出时间来翻翻书——这是自己的选择,本来就该的—
—但当选择的导师无视学生的这些努力,而且发出轻蔑、嘲讽的笑声的时候,那真是心里
哇凉哇凉的。人同此心嘛。
当然,还有个小插曲,因为还有个背景,Y是跨专业——所以难度很大。于是想到了拜托
S去联系在读博士,以便请教。S很好,很热情,联系了博士A。和A电话沟通,咨询,A说
起S在其面前“很看好”Y,Y自然相当高兴,当然也更踏实——毕竟,导师喜欢是好事,
谁不希望在读期间和导师关系融洽?而且,Y也觉得,只要把初试考过,希望就很大。导
师就能有很大倾向性了嘛。
A告知Y,正好那周末系里有个学术活动,要不要来看看?Y一想,去也好,熟悉熟悉,熏
陶一下。而且,S还是某个分论坛的主持人。于是Y高高兴兴去了。论坛嘛,就是领导讲完
专家讲。有个小细节,Y和S打了个招呼。于是,让Y很感动的细节出现了——S短信说,来
拿餐券。Y已经有饭卡了,觉得没必要,婉拒了。S坚持说现有的,表示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Y真觉得自己撞大运了,遇到这么细致、体贴的导师,A也说,S真关心你呀。不过如果
Y知道那张餐券的代价有多高的话,他肯定后悔死!——尽管那张餐券Y到最后都没用,压
在专业书里!
2 备考
后来,年底了,边工作边复习,Y搞得很辛苦。农村出身的他,又回家过年。当然,Y没忘
了春节祝福。自己家里没网络,借邻居家的电脑,给S发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新春祝福,并
且告知了自己近期的复习情况、工作取得的一点成绩。S简短回复。
春节后,离考试越来越近了。Y也每周末去家里附近的大学蹭自习室,每天晚上熬夜加班
,每天看专业课,看英语。十分惴惴,但又十分拼命。12点睡是正常,还有时候到1点。
而第二天6点30就要准时出发上班。只能靠中午小憩,弥补一下——不过还是那句话,Y无
怨无悔,毕竟是自己的选择。
临近考试,Y又发了封邮件,表达自己强烈求学的渴望。
取准考证。都在一个楼里,Y出于礼貌,去见S,S没在,于是短信告知。
3 初试
初试,3月14-15日。紧张的两天。考过博的都知道,不,考过试的都知道。而且,北大的
考博英语一向是“变态难”。不过很快就考试结束了。
3月底。成绩出来了。Y居然考了系里第二。Y激动坏了!这个成绩可是一些应届硕士也考
不了的,何况Y跨专业,边工作,边复习。Y赶紧将消息告知S,S就简短回复“祝贺通过初
试,进入面试”。有点官方,好像没那么热情。不过Y想,导师么,总不能直接说“太好
了你没问题了”吧,而且自己又考得不错,毕竟系里招生11个,过200分的才4个。基本没
问题了嘛!何况又想起导师那会说的话,再争取一个指标。自己考了第二,争取指标也容
易嘛。至少让导师有面子嘛。Y激动呀!——Y做梦也想不到,这仅仅是一个变脸的开始。
4 复试
复试前一天。S突然给Y一条短信“你是全日制还是在职”。Y有点蒙,不都说好的事了么
。电话过去,询问情况“报考我的有2个过线的,那个说可以脱产,看到时候录取哪个吧
”——靠,Y一下蒙了。什么?录取哪个?不是俩么?好吧,也许S电话里先这么说。先去
面试看啥情况。
面试。一去了候场,几个人聊了聊,Y更蒙了——还有个港台考生,也报了S!天!虽然港
台考生不占用指标,而且不用初试,可这样一来,S就有3个人报考了。S能全要吗??
Y惴惴不安。后来,面试也觉得,不对呀,S这么冷淡?有个问题没回答好的时候,S冷冷
的说,你再看看题目。Y回忆自己硕士阶段面试的时候,导师是和颜悦色的,还帮自己挡
枪的。S咋变了??——Y到那时候还天真的不知道,S有了港台,有了脱产,自然不需要
Y了,要也得有条件啊。主动权可已经在S手里。至于Y考得好,也不过是让面子好看点。
自己刚招博士,就能报满,从容挑选,多牛B。
第一天
面试完Y感觉不妙,邮件询问,再次表达自己的强烈求学愿望,而且保证自己在职期间会
平衡好工作和学习,而且也争得了领导认可,会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保障。
上午,S回复了。内容很客气:“港台考生不占用指标,你和W(脱产的)我都很满意,还
要等面试委员会最终结果”。Y有点小失落。S的口气明显变成了2选一。之前可不是那么
说的?但想想,这番话,冠冕堂皇,无可反驳。本来嘛,走程序,可不就是得复试委员会
通知?Y忍住失落,十分担忧,惶惶不安。
但中午,短信过来了“方便电话么”。Y赶紧打过去。S说了“从面试结果看,肯定是W(
脱产)分高了。”——不是上午刚说完等复试委员会?现在又告知结果了?“现在还有一
个渠道”——终于提调控指标了,Y心里踏实点了——“调控指标”。“但是,经费的问
题,需要88800”——Y有点蒙,提钱?啥意思?只好惶惶说“这么多钱”——S:我也在
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毕竟是个渠道。而且你今年考得也挺好,放弃挺可惜,可是吧,我
又想,你现在的情况,这笔钱确实是个压力——Y彻底崩溃! 嘛情况?自己出钱??自己
出钱怎么走账?北大不是有明文规定,必须“从导师科研经费”。是S没经费了?可S也没
提自己经费的事儿啊,口气就是要自己解决费用。但Y毕竟还抱着希望,说能不能再想办
法。S说去帮忙申请——这时候,Y还觉得,毕竟人家去“帮忙”了嘛!
第二天
Y觉得不踏实,问了问几个朋友,也问了问阅历丰富的长辈。一个大哥跟他说“这不是跟
你要钱呢吗,这帐可很难进入科研经费,估计就是导师套现吧?”——Y一阵眩晕,怎么
可能,一个大学教授差这点钱?不能够!可是Y又想,S的科研经费紧张了?可S也没提呀
。Z觉得自己可以申请课题呀,自己的系统每年几百万的科研经费,这个可以光明正大解
决啊。
抱着试试的心态,Y给S电话:先说了读书的愿望,经过考虑,还是希望争取这个机会。
S就一直“啊,啊”。Z反应过来了,经费的事儿还没提呢——Y:能否这样,先从您的
科研经费里出,我自己有一部分,不够的我们可以联合申报课题,那您自然对经费有很大
支配权,能解决您的经费问题。——S变脸:昨天那事儿,也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说
???!!!大学教授嘴里有谱吗?有诚信吗?),还不确定呢。现在也只是申请。——
Z心想,这咋回事??你要是少经费的话,这可以解决的呀!现在变卦了?吊胃口?恼羞
成怒?但Z规规矩矩客客气气继续聊,争取嘛。——S:实在不行,明年再说也行。Z表
示不甘心,毕竟还是未知。S:那也是哈,明年万一还有全职的呢?今年再试试。你知道
吗,这有个小孩,都考4年了,千年老二,哈哈(我真想骂娘,人家拼了命学4年惹你了?
你嘿嘿嘲笑人家?)不过呀,昨天说的那个经费的事儿,也不是给我,得找个“甲”单位
,跟我签合同,走账进来。——Y只好说,那现在试试争取。如果不行,能否还是请老师
帮忙。
电话挂了,Y心抱最后一个希望——又给S写了封邮件。内容极尽恳求,说考博对学生来说
是大事,请老师帮助,终生感激——Y告诉我这段的时候,我就笑他,太幼稚了。导师会
管你这些?
第三天
不知道经过谁的点播,Y居然理解到,是不是S想要钱?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但经不
住朋友的怂恿,决定试试。Y的朋友说,先面谈试试。Y抱着希望,希望约个时间见面聊聊
——S回复:今年已经申请不了了。Y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什么?没戏?没戏,敬爱
的S教授也会主动告诉他的呀。但还是抱着希望:再打电话问问。
S冷冷的声音传来:今年申请已经过期了。需要提前跟研究生院申请才行。——傻子如Y都
反应过来了,为了不撕破脸,还是语气没那么强:如果先申请,那么,如果申请了两个指
标,只有1个人过线,甚至没有人过线,那指标不是浪费了?——S支支吾吾,还是说,还
得先申请——这就明显开始扯淡了!!S的嘴脸要暴露。不过傻Y还在争取:那今年还有其
他办法吗?——S:恐怕没有了。现在争取也来不及。——Y告诉我的时候,我真想冲过去
抽他,你不会反问S,要是应该提前,S你会不知道,你早干嘛去了?你是真想要这个学生
吗??要是应该现在申请,你前后态度反复,到底是因为钱没拿到,还是压根就在耍这个
傻Y??——不过傻Y还是耐着性子:那,如果明年继续报考您,会优先考虑我么?——S
:那可不好说。万一还有脱产的呢?——傻Y倔的一面终于爆发了:那您12月份说的话都
作废了是吧?S估计没想到这么一问,有点无语,矢口否认:我说啥了?Y复述原话。S恼
羞成怒:我什么时候那么说的?从我的经费里出?怎么可能?你这个学生这么说话,真让
人失望。——轮到Y恼火了,始终的尊敬、态度和善换来的是S一轮轮的变脸,终于这委屈
、压抑、怒火全部积在一起爆发了!!Y:我怀着多么崇敬的心情去见您,您说过的话,
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您现在不承认也就算了,您还用这种语气污蔑我的人品?!我告诉你
,我的人品没问题!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导师,我真失望!我再也不会报考你!再见!——
说实话,我真服Y,多傻啊,到这关头还一个脏字没有,放我身上,早就慰问S八辈祖宗了

傻Y还不清楚,可事实明摆着,2个可能:第一种:S压根没想要他,拿“调控指标”安抚
安抚,没想到Y追的太紧,后来没办法忽悠了,只能僵局。第二种:S想顺便收一个,但得
收点好处,但Y不识抬举,竟然要拿科研经费。这不鬼扯,如此一来,S还好意思说直接拿
钱?于是才有了什么横向合作,签协议什么的,但还是那句话,Y太执着,于是S害怕了,
想赶紧甩开。
Y把故事告诉我们几个,笔者没忍住,把原故事基本还原了一下。当然,具体细节,经过
时间冲刷,而且经过傻Y转述,有没有失真就不得而知了。但我也想问问这个北大S教授:
1 你想过招Y吗?还是一开始就把他当分母?
2 你的调控指标的话,到底说过吗?天可看着呢。
3 你在乎过Y一样的学生的傻乎乎的执着、努力吗?学生为了一次机会付出那么多,你却
抱以轻蔑的一笑?
4 调控指标什么时候申请,你不知道什么时间吗?
5 你有没有存心拿调控指标耍这个学生?
6 你有没有一丝意思,想借这个调控指标赚黑钱?
7 当Y恳求你保留明年指标优先考虑的时候,你拒绝的那么干脆,心里有点变化吗?
8 你有考虑过,一个学生尊敬你的成本吗?
9 如果你一直脱产优先,你跟傻Y一样找你的学生说清楚过吗?人家明确表示在职报考,
你为什么还要鼓励人家报考?岂不是枉顾别人的努力??

我们替傻Y不值。但也过去了。我们说何必跟这样的烂人计较。其实我们也不太明白细里
,只是看傻Y亏。也许还有其他隐情,其他故事。我们安慰傻Y,说北大也很黑,就跟世道
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
——只不过,傻Y至今不这样认为,尽管他愤怒了,但他就像祥林嫂一样,反复问我“堂
堂北大教授还能差这几个钱?就是差钱,人品至少没问题吧”。——也是,他不甘心。但
愿笔者理解错了,笔者就是胡说呢!——还Y一个天下无贼的世界!还北大一个朗朗乾坤

不过我还是劝北大,劝诸君,别欺负老实人。

后记:
傻Y把故事告诉我们的时候,好些人气急败坏的说,要把S的丑事曝光出来,甚至骂为恶
心,骂为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最后决定让我帮忙记录一个《十问北大XX教授》。傻Y也
很决绝,说从此告别北大。可笔者对北大还是怀有最后的敬意,也相信这样的博导还是个
案,不能一竿子打死。在笔者的反复劝说下,还是没有暴露这个道貌岸然的导师姓名。
各位看官可自行对号入座,但对错概不负责。
盼S一样的导师,扪心问问自己,认真对待学生,对得起学生的付出、学生的尊敬、对得
起三尺讲台、头顶神明。

[ 本帖最后由 若冰贤儿 于 2015-4-20 12:18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找导师就像二次投胎,这话一点都不假。看到知乎上有个问题叫做“收了个坑货研究生是什么体验”,好像邀请导师回答一下。

TOP

为什么不曝光姓名啊, 这种事情应该是索贿吧。给她钱、举报贪污索贿、 抓捕。

TOP

你们也太软弱了 被人耍的团团转 甚至耽误了一年的时间  就这样算了?报案啊。

TOP

大概导师都这样吧
没人报的时候极力 讨好你 人多的时候 又选来选去 然后踢掉

TOP

一般导师是不会拒绝学生报考的吧,哪怕已经有属意的人选了,初试成绩公布之前谁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如果预先拒绝N个人最后却招空了,白白浪费一个名额也很可惜。这一点和报考生是否应届、是否在职没有关系。
不过帖子里这个导师让拿钱什么的就有点不对劲了,如果不是有明文政策可以这样做,确实说明这人有问题。

TOP

回复 6楼 的帖子

@撞羽朝颜 我也觉得关于钱的那一段怪怪的~

TOP

这么长我竟然看完了。
当最后结果没出来之前,导师也不知道最后谁能考好。当学生来找导师求学,态度诚恳,一般导师都不会拒绝的。另外,楼主的朋友在职而且跨专业,这本身在竞争中存在一个竞争力的问题,之前看了一个帖子,是文学院考研的,学生笔试过了,面试也不错,但最后还是被拒了,原因是基础太薄弱根本没读过几本书。。所以关于楼主的朋友跨专业考博,我也只能呵呵。。。
最后,我觉得整件事情最关键的一点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导师不差钱,可能会错意。。。。

TOP

不差钱的导师并不是很多 北大很多老师还是很。。。

TOP

一想在天朝,就恍然大悟。

TOP

回复 8楼 的帖子

@嘿小驴 其实那个老师已经暗示过很多很多很多次了,有时候与人交往并不是言辞恳切就可以打动对方的,这哥们还工作过,实在是太~~~目前没有见过嫌钱多的人~~~

TOP

如果这个导师索贿的话,确实是很渣。
但是如果你真把导师作为一个可以平等交往的个人,那就是傻×了。
为自己当个好汉

TOP

这都能忍,实名举报啊

TOP

举报他

TOP

回复 7楼 的帖子

@若冰贤儿 呵呵了,看一群不懂什么叫计划外的在这义愤填膺
也懒得说了,前两天撕B有点多还是攒点RP算了,贴个说明

已经工作的在职人员报考的,要考虑自己若被录取后是否从现工作单位辞职,是否与现单位脱离人事关系。能够与现工作单位脱离关系的,可以报考计划内非定向或者自筹经费(计划外)。如果不愿与现单位脱离关系,或者若录取后不能从现单位转出户口、个人档案等关系的,则应报考定向(计划内)或者委托培养(计划外)。

计划内(定向、非定向)和计划外(委托培养和自筹经费)的主要区别是学生培养经费的来源不同。录取为计划内的,由国家下拨培养费等。录取为计划外的,需要自己或者由委托培养的单位交培养费,没有国家普通奖学金。”
PS:听说新的规定目前似乎是所有人都要交学费,但是只要是计划内的通过奖学金都减免了。最近这两年入学的可以说下是否这样


反正我是觉得,这样的人最好实名举报,让博导们都看看是谁,以后直接拒就行了
这人也是逗,报之前不问清楚在职是怎么回事,碰上个第一次招博士的导师,估计也不清楚很多操作流程。不过还好是最后爆发了,否则这样以后也没法合作。

帖子里很多一面之词和许多明显不了解招生和科研过程的问题就不说了,居然还说和导师联合申请课题,让导师掌握主要经费权——一博士生带着博导申请课题然后给几个钱,这是什么呵呵的事件啊。。。

咨询博士招生问题居然不着专业的到处瞎问得出结论是人家要钱。。。
刚才看了看P大2012年简章写了学费,4年,自筹的学费一年1万5,还不算住宿和其他什么的,无奖学金,http://www.boshi.sh.cn/zhaosheng/7699.html

15年规定
十、学费与奖助学金
1、学费
    博士生须按照北京市发改委、教委、财政局审批的学费标准缴纳学费。
http://grs.pku.edu.cn/zsxx/bszs/bozsjzjml/9930.htm

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北京地区研究生教育学费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
http://www.bjpc.gov.cn/tztg/201312/t7113591.htm
一、2014年秋季学期起,高等学校向所有纳入全国研究生招生计划的新入学研究生收取学费。全日制研究生学费标准:……。非全日制研究生学费标准由高校自行制定。


还把这帖子发的到处都是,这要是谁招了他,万一以后合作上有个不愉快,还不要乱刀砍人啊。
一个要考博士的,居然不知道自己上网查查招生政策,读在职不知道计划外委托和自筹经费,呵呵了,真不知道么?

想读在职,不放弃原单位的好处,这边又想要计划内的结果被人家脱产的全日制抢了海不服气(有种你也脱产啊),走计划外还不愿意掏钱什么“北大不是有明文规定,必须“从导师科研经费””——我查了人家写的人事关系不在的要自己交学费啊。
所有好处都要占着,占不成就撕B,这样的人强烈要求实名举报,好以后别再拉别的导师下水了。。。

[ 本帖最后由 中文 于 2015-4-21 02:49 编辑 ]
老鼠偷米~
沉默的已婚人士
我是物理系的

TOP